当前位置:6165金沙总站 > www.6165.com > www.6165.com张作霖在埃德蒙顿被炸,九一八风云经

www.6165.com张作霖在埃德蒙顿被炸,九一八风云经

文章作者:www.6165.com 上传时间:2019-09-04

发生在沈阳的那些历史事件:张作霖在沈阳被炸

www.6165.com 1

沈阳历史大事

九一八事变是日本在中国东北蓄意制造并发动的一场侵华战争,是日本帝国主义侵华的开端。

后金迁都沈阳

1931年9月18日夜,在日本关东军安排下,铁道“守备队”炸毁沈阳柳条湖附近日本修筑的南满铁路路轨,并栽赃嫁祸于中国军队。日军以此为借口,炮轰沈阳北大营,是为“九一八事变”。次日,日军侵占沈阳,又陆续侵占了东北三省。1932年2月,东北全境沦陷。此后,日本在中国东北建立了伪满洲国傀儡政权,开始了对东北人民长达14年之久的奴役和殖民统治。

明朝末年,建州女真族兴起。万历四十四年,努尔哈赤统一女真各部称汗,国号大金,史称后金,定都赫图阿拉(今辽宁省新宾县永陵东南)。后金天命六年,努尔哈赤攻占辽阳、沈阳,迁都于辽阳。天命十年春,努尔哈赤不顾贝勒诸臣异议,决定迁都沈阳。当年农历三月三日在拜祭祖陵后,便率亲族百官自东京起程,夜宿虎皮驿(今沈阳苏家屯十里河),翌日抵沈阳。从此沈阳成为后金政权的统治中心。后金迁都沈阳后,努尔哈赤便营造汗宫王府,修建与八旗贝勒共议国政的大政殿和十王亭。

“九一八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长期以来推行对华侵略扩张政策的必然的结果,也是企图把中国变为其独占的殖民地而采取的重要步骤。它同时标志着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开始,揭开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东方战场的序幕。

皇太极登基

时代背景

后金天命十一年八月十一日努尔哈赤死后,经过一番明争暗斗,努尔哈赤的第八子皇太极继承汗位。九月初一,在代善等诸王贝勒和文武百官簇拥下,皇太极在沈阳皇宫大政殿举行了隆重的登基大典,诏告天下,改明年为天聪元年,大赦国中死刑以下罪犯。为加强皇权,削弱诸王贝勒地位,天聪五年,又仿明制设立吏、户、礼、兵、刑、工六部。天聪八年四月,皇太极下令官名及城邑名改以满语称,沈阳改为"谋克敦",汉文写作"天眷盛京"。天聪十年四月五日,满、蒙古族诸贝勒及汉族官员都拥戴皇太极"上尊号",他欣然同意,便于五月十五日率文武百官出德胜门,前往天坛,将他"践天子位,建国号为大清,改元为崇德元年"昭告天地,并筑坛行受尊号礼,称"宽温仁圣皇帝" ,史称清太宗,开创了清王朝280多年的基业。

一战后,日本在华扩张受到了英美列强的遏制,中国的北伐战争使日本在华利益受到削弱,促使日本政府调整对华政策,加快吞并中国东北地区的步伐;20世纪30年代初,世界经济危机发生,日本经济遭受沉重打击,陷入极端困境,并导致政治危机,在内外交困情况下,日本法西斯势力决意冲破华盛顿体系对日本的束缚,趁英美忙于应付危机,蒋介石大规模“剿共”之际,夺取东北,以摆脱困境,并图谋争霸世界。

日俄奉天会战

日军与东北军阀张作霖曾有合作关系,但渐渐的,日本开始将张作霖视为障碍。1928年6月,日本关东军发起皇姑屯事件,将张作霖乘坐的列车炸毁,张作霖重伤不治身亡,日本希望借此事件造成东北出现群龙无首的局面,借机占领东北。

日俄两帝国主义为争夺在中国东北的权益,于1904——1905年在中国领土上展开了一场强盗战争。清政府置国家主权于不顾,竟宣布"局外中立"。1904年2月8日,日军袭击沙俄驻旅顺口的太平洋舰队,双方开战。同年5月,日军在辽东半岛登陆,占领金州;9月上旬,有一路日军攻占辽阳,欲攻奉天,俄增兵固守。同年10月上旬,日俄各投入兵力30多万在沙河(今沈阳市苏家屯区沙河乡)开战,互有攻守。1905年2月,双方在沈阳外围地区激战,各伤亡20多万人,俄军败退,日军占领沈阳。日俄在沈阳激战时,作战区庄稼被毁、房屋被烧、人民被屠戮、财产被抢掠,损失惨重;尤其是俄军溃退前,在沈阳城内强占官署民房,拆房构筑工事、抢夺市民财物、破坏文物古迹。他们把盛京故宫作放养战马场所,还掠走大批库存黄金珍宝;有数百年历史的大法寺,也被他们焚毁。1905年2月,当时只有10多万居民的沈阳城,就涌入无家可归的难民5万多人,"店房庙宇旧署为之填塞",啼饥号寒、冻馁而死者触目皆是,令人惨不忍睹。

1928年12月29日凌晨,张学良等冲破日本帝国主义的阻挠,联名通电全国称:“仰承先大元帅遗志,力谋统一,贯彻和平。已于即日起,宣布遵守三民主义,服从国民政府,改易旗帜。’’是日起,东三省一律改悬南京国民政府的青天白日旗,是为东北易帜。至此,北洋军阀在中国的统治历史宣告结束。国民党政府形式上“统一”全国。[2]

中共在沈阳建党支部

张学良进一步对日本采取不合作的态度,并开始在南满洲铁路附近建设新的铁路设施,通过低廉的价格与之竞争,导致南满洲铁路陷入了经营危机。感到危机感的关东军不断提出抗议,但张学良并不愿意妥协。因此日军石原莞尔、板垣征四郎等人决定发动战争来夺得主导权。

【中共在沈阳建党支部】1925年6月爱国学潮结束后,奉天学生联合会成立,任国桢、吴晓天等人又在青年会办的暑期大学讲授《唯物史观》、《青年运动》等,并在沈阳发展了王纯一、李耀奎、高子升、郭刚、吴竹村等一批共产党员。1925年9月,中共奉天党支部和共产主义青年团奉天特别支部成立,任国桢任党支部书记,吴晓天任团特支书记。

中东路事件

沈阳首建市政机构

1929年6月15日至20日,辽、吉、黑、热四省及哈尔滨特区军政大员齐集沈阳,参加张作霖逝世一周年纪念会,并讨论中东路等有关问题。7月7日,张学良赴北平与蒋介石晤谈;10日,南京政府外长王正廷亦被召至北平;同日,张学良贸然派军占领“中东路”,并将苏联的商船贸易公司、国家贸易公司等驻华机构同时查封,搜查苏联职员·,逮捕200余人,此为“中东路事件”

1922年5月,张作霖在第一次直奉战争中失败后,在滦州宣布东北独立,实行东三省联省自治。为加强对奉天省城沈阳的统治,1923年5月3日在省城范围内设立奉天市政公所筹备处;同年8月,划原沈阳县的城区及商埠地一带为市区,正式成立奉天市政公所,任命曾有翼为市长。公所地址在沈河区西顺城街,仍归奉天省领导。1929年3月1日,国民党政府把奉天省改为辽宁省;同年4月2日,把奉天市改为沈阳市。1931年1月31日,东北政务委员会又决定把省城商埠局与奉天市政公所合并,于4月12日把奉天市政公所改为沈阳市政公所。

7月13日,苏联政府照会中国政府表示强烈抗议,并限期答复举行和谈的建议;7月16日,南京国民政府外交部复照苏联外交部;苏方认为不能满意,于7月17日向南京国民政府宣布断绝外交关系;7月19日,南京国民政府外交部就中苏绝交问题发表对外宣言;7月20日,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为苏联事发表《告全国将士》电和《告东北将士》书;7月23日,国民政府关闭驻苏使馆。

张作霖被炸

至此,中苏邦交完全断绝。苏联在中国的权益暂时委托德国代办负责。

张作霖(1875——1928),辽宁海城人,字雨亭。奉系军阀首领,曾在东北设立纺纱厂,建筑铁路,筹辟葫芦港,创办陆军讲武堂、东北大学等,成为日本在中国东北推行侵略政策的障碍。早在1916年5月,日本土井少将就阴谋炸死张作霖,但未得逞。1927年6月,张作霖当上安国军政府大元帅,在蒋汪等形成的新军阀征讨下,(www.lishixinzhi.com)决定退兵东北,并靠拢英美,牵制日本,日本十分恐慌。1928年6月3日深夜,张作霖专列离开北平;4日晨5时23分,当专列驶入皇姑屯东面三洞桥时,一声巨响,专列被炸毁,张作霖负重伤后回到"大帅府"便死去。日本炸死张作霖是精心策划的阴谋,妄图趁张死后东北局势混乱之机侵占东北,吞并满蒙。因奉省当局沉着、冷静地应付了这个复杂形势,后张学良将军化装回沈阳,使日本侵略者的阴谋破产。

国共对峙

张学良东北易帜

1927年国共关系破裂后,国民党虽然逐步统一于南京国民政府的旗帜下,但是其内部派系林立,纷争不断,国民政府对南方各省的统治力度薄弱。自1927年秋至1930年夏,中共先后组织了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年关暴动、平江起义、百色起义等上百次起义和暴动,先后创建井冈山、赣南闽西、湘鄂西、鄂豫皖边、湘鄂赣边等十多块革命根据地,发展武装十多个军、7万多人,并多次击败国军一省或多省联合的进剿和会剿。[5]

张作霖被炸死后,东三省议会于1928年7月2日一致推举张学良为东三省保安总司令兼奉天省保安司令。7月4日,张学良正式主政东北。他受命于危难之时,集国难家仇、内忧外患于一身,面临的军政形势十分险恶。日本要他实行"自治",扬言如蔑视日本警告,日本将自由行动;南京国民革命军则敦促他早日易帜,实现全国统一。由于张学良将军有着强烈的爱国思想,在当时全国各地高涨的反日浪潮推动下,于1928年12月29日,毅然宣布"遵守三民主义,服从国民政府",以青天白日旗替换共和五色旗。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东北易帜"。张学良将军当天向全世界通电,宣布这一消息,维护了国家统一和民族尊严,挫败了日本帝国主义攫取中国东北的阴谋。1929年1月4日,国民政府委任张学良为东北边防司令长官,改奉军为东北边防军。从此,张学良在东北推行新政,励精图治,直到九一八事变发生。

中原大战结束后,蒋介石于1930年10月、1931年4月,先后两次对中共领导的中央苏区进行两次大规模围剿,均告失败。

九一八事变

1931年7月,蒋介石再次集中包括部分嫡系在内的30万军队,发动对中央苏区的第三次围剿。进剿初期,国军进展顺利;8月上旬,红军抓住战机,接连在莲塘、良村和黄陂重创上官云相第47师和郝梦龄第54师,一度取得主动地位,但旋即红军主力即于1931年8月16日陷入国军重围;随后因国民党内部宁粤冲突,国军围剿部队被迫做战略收缩;红军抓住时机,于1931年9月7日—15日间,重创蒋鼎文第9师、韩德勤第52师于白石、张家背一带。第三次围剿,国军基本上能控制战场局面,虽有损失,也不足以影响全局。而红军在国民党大军的“围追堵截”下,却显得极为被动,甚至接连受到挫折。

1931年9月18日夜,日本关东军岛本大队川岛中队的河本末守中尉以"巡查"铁路为名,率部下在沈阳柳条湖东侧、离北大营800米的南满铁路车轨下,埋下小型定时炸弹,拉开引信便溜走了。当夜10时20分长春至沈阳的第14次列车刚通过,炸弹爆炸,炸坏2根枕木、1根铁轨,日军忙摆上两具身着中国军装的尸体在现场,硬说是"爆炸铁路的凶犯",诬称"中国军队破坏南满铁路,袭击日本守备队",以此为借口,向东北军北大营进攻,炮轰东塔机场,还兵分三路,分别向沈阳市区南市场、北市场及大、小西门一带进攻,缴了第一、第二警察分局的枪支,占领了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省政府、宪兵司令部、无线电台、东三省官银号、中国银行等重要军政、金融、通讯机关。到9月19日早晨6点30分,整个沈阳沦陷。日寇在沈阳城内野蛮地残害百姓,奸淫妇女,抢掠公私财物。据不完全统计,官方损失即达16亿元以上;东北军被劫去飞机262架、各种战炮309门、战车26辆、枪械12万多支。当日军进攻北大营时,东北军北大营中下层官兵曾奋起抵抗,痛击日寇,因蒋介石下达"不许抵抗"的死令,只好愤愤撤退。从此,沈阳人民开始了14年亡国奴生活。

国内混战

国民政府接管沈阳

1930年3月,为争夺中央统治权,汪精卫联合阎锡山、冯玉祥、李宗仁等地方实力派发起挑战蒋介石南京中央政府及国民党中央会议的内战,5月蒋介石宣布“平叛”,双方激战近半年、伤亡30万人,史称“中原大战”。

沈阳人民从日伪统治下获得解放,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开始建设新生活,国民党政府却在美国帝国主义支持下调集重兵,进犯东北。占领东北的苏军也据其与国民党政府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要求中共将东北行政权和中长铁路沿线大城市移交国民政府。1945年11月25日,中共党政军机关和部队遵照中共中央提出的"让开大路,占领两厢"的方针,分别向沈阳市郊陈相屯、财落堡和毗邻的县城转移。1946年3月12日,苏军也全部撤出沈阳。国民政府委任董文琦为沈阳市长,接收市政府和防务。次日,国民党第52军军长赵公武把军部开进市内,由他兼任沈阳警备司令。国民政府还将东北行辕、东北长官司令部设在市内,把沈阳作为他们在东北指挥内战的中心。国民党内各派系,都竞派"接收大员"到沈阳,大肆掠夺工厂、铁路、贸易、房产等。

1931年5月底,广州国民政府外交部长陈友仁秘密出访日本,三次会见日本外相币原喜重郎,“表示愿以东北权益博取日本军火”,但未得到响应;陈友仁在日期间,还会见苏联驻日大使寻求支持,也被拒绝。

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占沈阳

1931年9月1日广州国民政府进行总动员,出师讨蒋,并在天津设立“北方军事政务委员会”,任命阎锡山、冯玉祥、韩复榘、邹鲁等人为委员,统一北方反蒋武装。

【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占沈阳】1948年9月12日,辽沈战役打响。11月1日拂晓,东北人民解放军向沈阳发动总攻,2日下午4时,占领沈阳全境。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特别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陈云任主任,并派军事代表接收国民党政府在全市的军、政、警、经济、铁路等机关和官僚资本经营的企业。同日,沈阳特别市卫戍司令部成立,伍修权任司令员,陶铸任政委。卫戍司令部发布安民告示,号召迅速建立民主秩序。中共沈阳特别市工作委员会、沈阳特别市政府、沈阳特别市公安局和公安总队也同时成立,陶铸任市委书记,朱其文任市长,迅速展开工作。到11月6日,各系统均顺利完成接收任务,电灯、电话、电报、电车、自来水、邮政等相继恢复,工厂复工,商店开业,物价稳定,社会安定,沈阳从此获得新生。

蒋介石迅速调兵“讨逆”并亲自从南京往南昌督战,至此,国民政府主要军事力量都被吸引在了南方。

日军挑衅

1931年,中国人郝永德未经政府批准,骗取万宝山村附近12户农民的土地,并违法转租给188名朝鲜人耕种水稻。这些朝鲜人开掘水渠,截流筑坝,侵害了当地农户的利益,马家哨口200余农民上告。吉林省政府批示:“令朝侨出境”。然而日本驻长春领事田代重德,派遣日本警察制止朝鲜人撤走,且限令于1931年7月5日前完成筑渠。7月1日中国农民愤而填渠毁坝,日本警察以护侨为名开枪打死打伤中国农民数十人,一手制造流血事件。事后,日本歪曲事实真相,在朝鲜各地煽动反华风潮,致使旅朝华侨死伤数百人,财产损失尢数。同时日本借机增兵满洲,为武装侵略东北大造舆论。

1931年6月,日本关东军中村震太郎大尉和曹井杉延太郎在兴安岭索伦一带作军事调查,被中国东北军兴安屯垦公署第三团团副董昆吾发现并扣留,在证据确凿情况下,团长关玉衡下令秘密处决中村震太郎。日本借机宣称东北军士兵因谋财害命而杀死中村,威逼中国交出关玉衡,并在日本民众中煽风点火,用“中村事件”和“万宝山事件”诬陷中国“损害日韩移民”。

尽管日本在万宝山事件和中村事件多次挑衅,张学良仍于1931年9月6日致电东北军参谋长荣臻及东北三省政务委员会:“现在日方对我外交渐趋积极,应付一切,极宜力求稳慎,对于日人无论其如何寻事,我方务须万方容忍,不可与之反抗,致酿事端。希迅即密电各属,切实注意为要。”这就是所谓的“鱼电”。

本文由6165金沙总站发布于www.6165.com,转载请注明出处:www.6165.com张作霖在埃德蒙顿被炸,九一八风云经

关键词: www.6165.com 6165金沙总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