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6165金沙总站 > www.6165.com > 港督均非选出,United Kingdom留下殖民地的不唯有是

港督均非选出,United Kingdom留下殖民地的不唯有是

文章作者:www.6165.com 上传时间:2019-06-24

前段时间,香港普选问题闹得沸沸扬扬,各种势力纷纷登场,好不热闹。每逢这种时候,国际势力在幕后上下其手,对中国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但多少都还顾忌脸面,只在幕后,不敢到台前。可是“末代港督”彭定康突然跳出来说,英国必须关心香港的命运,这是英国的“道义责任”,让人大感意外。 说意外,其实也不算意外。大英帝国虽然早已是明日黄花,风光不再,但还是动不动端着宗主国的架子,对前殖民地指手画脚,乃至直接插手干预,也是常事。所以,在彭定康这样的英国人看来,作为香港的前宗主国,他们对香港还负有“道义责任”。 彭定康所谓英国对香港的“道义责任”,也就是香港2017年要实现普选的问题。言下之意似乎是,我们英国人虽然走了,但我们和中国谈好了,要给香港人民民主自治,现在香港遇到困难了,我们也不会坐视不管。看上去是一副好心,让人难以拒绝。 不过,这种好心显然并不是所有的前英国殖民地都有福消受。正如沙烨先生指出的,同样是英国前殖民地,美国决心绕过联合国、以藏匿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样莫须有的罪名入侵的时候,英国不但没有想起他们对伊拉克应该承担的“道义责任”,时任英国首相布莱尔还带领英国参与了美国的入侵行动。更近些,正在饱受埃博拉病毒肆虐之痛的塞拉利昂,也曾是英国殖民地,可是英国人却没有主动提出来要去承担“道义责任”,反倒是中国人在那里舍生忘死,救死扶伤。 也许有人会说,入侵伊拉克不仅不是英国人忘记了他们的道义责任,反而恰恰是承担了他们的道义责任。正是英美联军吊民伐罪,将伊拉克从独裁者萨达姆的专制之下解放出来了。至于后来伊拉克局势发展到现在“伊斯兰国”席卷北部,搅得中东鸡飞狗跳不得安宁,那不能怪吊民伐罪的英美联军,只能怪伊拉克人自己不争气:我们都把民主送给你了,你们自己玩不好,怎么能赖我们呢? 说来也是,在老牌帝国主义国家中,英国确实有点独特,走的时候常常给殖民地人民留一套民主选举体制,让殖民地人民感恩戴德不已。加上有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这样成功的例子,南非虽然不算特别成功,在非洲矮子里拔将军,也算是差强人意。于是不少中国人也时感欣羡,过几年就要出来感叹一番,早知道中国这么多年还搞不成民主,还不如让英国殖民三百年。 但这么说的时候,他们常常忘了,作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帝国体系,大英帝国的领土面积一度达到3400万平方公里,包括56个国家和2个地区(指美国独立时的十三州及中国香港),连横扫亚欧大陆的蒙古帝国都难望项背,(英国历史 www.lishixinzhi.com)可不止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南非这点地方。除了这几个国家,能让人想起来的前英国殖民地国家和地区,似乎也没什么拿得上台面说事儿的了。更何况这几个国家中,除了南非,其他四国的原住民早已基本绝迹,留下的和动物园里频临灭绝的珍稀动物相去无几,只有供人观赏的价值。 稍微翻翻史书就会发现,作为老牌帝国主义国家,英国能够统治的时候,其实从来不会给殖民地人民民主自治,一旦碰到殖民地爆发民主运动,绝对会坚决镇压不商量,在印度如此,在非洲如此,在香港更是如此。一旦已经镇压不了了,必须要撤退,让殖民地成为独立国家,英国就会留给殖民地民主。 当然,要让英国人留下民主的代价不止是流血的战争,还有其他必须接受的“钉子”。世人皆知,英国在从殖民地撤退的时候,往往会对领土进行划分,而划分的原则就是“同一个民族一定要划分为不同国家,同一个国家必须包括不同的民族”。这样做,对殖民地而言,就是“埋钉子”。比如英国从印度撤退时,通过蒙巴顿方案,将印度一分为二,给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留下一堆算不清的烂账,终至于发展到刀兵相见,留下长久的历史伤痕。而印度和巴基斯坦的民主,众所周知,至今仍然是其发展的体制性阻力。 经过殖民者的长期掠夺,殖民地国家往往政治、经济和文化都极端落后,在亚非拉的广大前英国殖民地,不少国家甚至还是游牧状态。要在这样的国家搞民主政治,无异于给一台二八六电脑装一套win8系统,根本无法正常运行,最后只能走向系统崩溃。正是因为民主,这些国家无法走上真正的独立自强之路,而英国的贵族和商人们则可以通过他们留下的英国法律体系,继续掌握这些国家的资源和经济命脉。也因此,曾经是英国殖民地的56个国家中,除了缅甸、爱尔兰、津巴布韦和民主也门,其他54个国家至今还在“英联邦”体系之中,而这在哈佛大学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的笔下,就成了英国人带给全世界人民的一大福利,最早的“国际经济贸易体系”。 民主是个好东西,但好的民主必须适合自身的土壤,不加区分的将民主称之为好东西,就要推广到全世界每一个角落,自然会有削足适履的危险,对许多殖民地国家而言更是邯郸学步,别人的不一定能学会的,自己的还忘了,最终只能爬着走。 就香港来说,在英国人统治的时代,英国面对香港的民主运动坚决镇压毫不手软,一直到中英谈判已经确定,香港将在1997年回归中国,英国才开始在香港进行民主化的“政治改革”,而这和前面提到的英国在其他殖民地的做法一样,并不是为了香港,而是为了给香港“埋钉子”。 香港回归17年来,基本保持了繁荣稳定,但随着中国内地的开放程度提高,香港作为中国对外开放窗口的作用无疑会缩小,香港自身也需要转型发展,出现政治波动在所难免。但这些都可以在基本法的框架之下解决,用不着也轮不到英国人关心,更用不着他们来承担什么“道义责任”,香港的道义责任自然有香港人民和中国人民承担。英国人还是想想如何应对就快要进行独立公投的苏格兰吧!

摘要: 中新网9月4日电 据香港特区政府新闻公报,香港行政长官办公室发言人就前港督彭定康言论,作出三点回应。发言人表示,第一,在回归前,香港的历任港督均非由香港市民选出;第二、《中英联合声明》完全没有提及普选;及第三、按照《基本法》推动政制发展属于中 ...中新网9月4日电 据香港特区政府新闻公报,香港行政长官办公室发言人就前港督彭定康言论,作出三点回应。发言人表示,第一,在回归前,香港的历任港督均非由香港市民选出;第二、《中英联合声明》完全没有提及普选;及第三、按照《基本法》推动政制发展属于中国的内部事务,应由中央及香港市民决定。彭定康日前在《金融时报》撰文,谈论香港政改话题,鼓吹“英国对香港的情况负有道义责任……”等。前港督彭定康发文:英国有责任为香港发声参考消息网9月4日报道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9月3日发表了题为《英国有责任为香港发声》的署名文章,作者前香港总督彭定康在文章中称,英国前殖民地香港拥有自由社会的一切特性,唯有一点例外:其民众缺乏选择自身管理者的能力。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的选举安排导致了最近香港的政治骚动,这一安排将阻止民主派和其他北京可能不认同的人士在香港公民投票中竞选行政长官。文章称,这种审查或多或少与伊朗的制度相同,而该计划或是该计划的修改方案迟早要由香港立法会投票表决。彭定康表示,他希望能找到一个折中办法。香港公民仍然非常克制且负责。最近看到的大规模示威活动不是民主造成的,而是拒绝民主导致的。彭定康称,他的讲话并不主要针对北京或香港民主派人士。一个前港督所能做的更合理的事情是请各方考问英国的荣誉感。英国根据《中英联合声明》将香港主权移交中国,该声明确保1997年后香港生活方式50年不变。正如历届英国政府所认可的,英国在确保中国遵守其承诺上负有持续的“道义和政治责任”。文章称,当中国官员抨击英国议员和其他人对香港的发展指手画脚时,他们忽略了英国也负有50年的条约义务,这体现了英国在过去说过的话、作出的承诺。如果不能履行承诺显然将是不光彩的。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英国议会被告知民主架构的发展支撑着香港的稳定、繁荣和有限自治。没人会想到在《中英联合声明》签署30年后,一个公平的选举制度仍遥不可及。12 / 2 页下一页

本文由6165金沙总站发布于www.6165.com,转载请注明出处:港督均非选出,United Kingdom留下殖民地的不唯有是

关键词: www.6165.com 6165金沙总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