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6165金沙总站 > www.6165.com > 对月空饮泉,日本战国时代

对月空饮泉,日本战国时代

文章作者:www.6165.com 上传时间:2019-06-20

正确的写法应该是 长篠之战 长篠之战,对于武田胜赖来说,是一幕不得不出演的悲剧。他以外姓回归本宗,担任家督后见,威望不足以服众,面对其父武田信玄留下的诸多骄横的老将,必须打赢一场决定性的战役才能使自己的宝座稳如泰山,为此他只能屡屡发兵东进,寻找与织田氏、德川氏决战的机会。然而此时织田信长已从畿内乱局中腾出手来,统率数万大军支援德川家康,相比之下,武田军兵力既寡,士卒也因顿兵坚城长筱之下而日显疲惫,从纯军事角度来说,胜赖实在应该退兵,但从政治影响来考虑,他却可悲地不得不经此一战——只要一退,立刻威信扫地。 正因如此,武田军中诸名将,比如山县昌景、马场信房等人从家族利益考虑,均认为以避战退却为最稳妥的方案,然而武田胜赖在亲信长坂钓闲斋、迹部大炊助的支持下,却在长筱以西的鸢之巢山等砦留下部分兵马,主力迎着织田、德川联军西进,直杀向设乐原。 设乐原北有太山,南有丰川,中夹宽为两公里的平地,织田军就在这一地域,凭藉浅浅的连子川,在西岸布阵。此外织田信长还在连子川岸边修建起数道防马栅——这种种布置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最大限度地削弱闻名天下的武田骑马武士的突击力。 为了引诱武田军出击,织田信长还考虑让重臣佐久间信盛前往诈降,而德川家臣酒井忠次则提出,派小股部队绕路奇袭鸢之巢山,定可解长筱之围。信长当时加以断然拒绝,至夜却突然密令酒井忠次率两千三河精兵,并己部五百铁炮手,趁夜色秘密南渡丰川,东进奇袭鸢之巢山。 战斗在五月二十一日清晨六时展开,武田军利用骑兵优势,对织田和德川的设乐原阵地展开了汹涌的一波又一波的强大攻势。首先是左翼先锋、打着黑底白桔梗旗的山县昌景队攻击德川军,然后是中央先锋内藤昌丰队攻击织田军泷川一益部,右翼先锋马场信房队攻击织田军佐久间信盛部。 上述三支驻守在防马栅附近的联军长柄部队一遭到武田军攻击,立刻收缩回防马栅后面。而几乎同时,预先布置在栅后的三千铁炮齐声鸣响,武田军先锋伤亡惨重,被迫退回,换由第二阵继续冲锋。同时,(日本历史 www.lishixinzhi.com)武田胜赖还命令山县队残部从连子川下游迂回到德川军侧面,杀入突出在防马栅外的德川先锋大久保七郎右卫门忠世与其弟治右卫门忠佐阵中。大久保兄弟英勇奋战,与武田军前后进退拉锯达九次之多。 武田军第二阵由武田胜赖的叔父逍遥轩武田信廉,以及小山田信茂等将统率,在连射的铁炮面前,同样铩羽而归。然后是第三阵,主力为上野国有“赤武者”之名的小幡队,大将小幡上总介信重身先士卒,却落得个中弹丧命的下场。德川军石川数正、榊原康政、内藤正成、本多忠胜等将率两千步兵趁势从防马栅内冲出,追杀残敌。 然而直到这个时候,武田胜赖却仍旧执迷不悟,发动了第四次自杀性的进攻。第四阵由武田典厩信丰等将统率,都穿黑甲,打着黑色旗帜——就在此时,传来了鸢之巢山被酒井忠次奇袭攻陷的消息。 经过了三个多小时的激战,因为马场信房、内藤昌丰、穴山信君等名将的奋战,武田军已经突入织田、德川联军阵中,连续破坏了两道防马栅。但因为地面杂草丛生,坑洼不平,并且堆满了尸体,使他们很难快速集结力量,扩大战果。杀至下午一时左右,鸢之巢山失陷、后路被断的消息使武田军士气崩溃,名将山县昌景首先中弹战死。 织田信长准确把握战机,命令全军从防马栅后杀出,开始最后的总突击,德川军也从侧面展开夹击攻势。武田氏名将纷纷倒在设乐原上,除小幡信重和山县昌景外,还包括源太左卫门真田信纲、兵部真田昌辉、右卫门土屋昌次、源五郎高坂昌澄等数十人。 大败亏输的武田军向凤来寺方向奔逃,联军从后追杀,内藤昌丰于途中战死。下午三时,马场信房亲率三十骑殿后,在猿之桥边目送武田胜赖安全离去后,自杀性突入敌阵,枪挑织田军四、五将下马,然后壮烈牺牲。 武田信玄毕生以顽强敢战的家臣团自傲,他曾经说过,坚城并不可恃,人才才是最重要的——“人是城,人是砦,人是垣”。经过长筱会战,武田氏无数名将战死沙场,信玄亲手组建的家臣团濒临崩溃边缘,存者无不离心背德,甲斐国的武田氏就此日薄西山,逐渐走向灭亡。

  国乱必先家乱,这是历史不断指出的一条真理。被誉为日本战国最强的武田信玄军团也存在着内部矛盾。而这矛盾的根源也还要从武田家家督继承人的问题上说起。信玄的大儿子武田义信娶了今川义元之女为妻。可当今川义元在桶狭间被信长奇袭死后,信玄决定破除和今川家的同盟转与德川家结盟瓜分今川领地。义信认为父亲所做所为有失大义,串通家中重臣饭富虎昌准备流放信玄,没想到事情败露反被父亲所擒,最后只能切腹自杀。信玄的二儿子从小双目失明,三儿子英年早逝,都不能继位。算来算去,最后能继承家督的就只剩下过继给诹访家的四儿子——诹访胜赖和自己的外甥穴山信君了。围绕家督继承权,这二人间的斗争肯定少不了。但由于信玄自己更倾向于四子胜赖,所以最后由诹访胜赖改回武田的姓继承家督。不久,武田信玄于三方原病死,传令三年内秘不发丧,并任命自己的弟弟武田信廉作为影武者(自己的替身)代替自己。然而真正拥有继承权的武田胜赖,对这位代替自己父亲的影武者叔叔可没有什么好感,更是担心他如果过了三年不将家督还给自己可该如何是好。于是又一轮内部斗争开始了……最后武田信廉只能出家,改名“逍遥轩”表明自己没有夺位的意思,并提前将家督还给了胜赖。虽然胜赖正式继位,可其所作所为,让许多武田家老臣都十分寒心。胜赖年轻气盛,为了改变家中老臣对自己的看法,遂不断发动战争扩大武田家领土。

  1575年5月20日,织田信长在离长篠城外8里远的设乐原布置的战场正式竣工。三层防马栏依次排开,每层中间还留有800多米的缓冲距离,其间陷马坑、鹿角、钉刺等物全部安排就绪。信长召集了众将召开最后一次战前的评定,参加的包括织田家的:织田信忠、柴田胜家、丹羽长秀、羽柴秀吉、明智光秀、佐久间信盛、泷川一益、佐佐成政、前田利家、金森长近、水野信元、池田恒兴等;德川家的:德川信康(家康长子)、酒井忠次、石川数正、本多忠胜、神原康政、鸟居元忠、大久保忠世、大久保忠佐等。信长首先发话:“众位,看到我布置的战场,相信大家就已经有了胜利的信心了吧?”“是的!”家康言道:“之前,我还在担心胜赖会就此退兵,没想到他居然调头来与我们决战。”“哈哈,看来那小子十分狂妄啊。”“人数不占优势,地利也不占优势,如果信玄公在世也应该会选择撤退才是。”“恩,那就让我们来狠狠教训下他吧。”……“请恕我无理,在下有话说!”打断信长与家康谈话的,正是德川家四天王的笔头——酒井忠次。“噢?这位就是酒井忠次吧,有话请讲。”“之前,我也曾担心武田军会撤退,所以想出一计以断武田军退路,逼迫其与我军决战,那就是……”“太无礼了!”还没等忠次说完,信长就一声大喝止住了他,同时向家康施以眼色。“我正与你家殿下谈话,你居然想献这种让我分兵之计?尽管我方人数占优,可对手毕竟是全日本闻名的武田军团,此种伎俩怎能瞒骗过马场、山县等老臣?还不退下,扫兴!”……酒井被无故谩骂十分生气,看向德川家康,家康示意让他先退下。“是,万分抱歉,小人退下了”……安排完各将的布置,该决定由谁充当诱饵引敌人进入防马栏了。德川家康要求说:“诱敌工作任务艰巨,而且十分危险,我看还是由我与信康亲自前去为好。”曾在长岛战中失去了众多的亲人的信长否决了家康的提案“你和信康绝对不能亲自涉险。”这时德川家的大久保兄弟请令担当,信长方才应允。家康也嘱咐大久保兄弟要十分小心。

  1575年5月20日晚上6时。信长再次偷偷叫来了金森长近、酒井忠次、德川家康3人。“哈哈,酒井大人不会因为上午的事,还在生我的气吧?”信长与家康相视而笑。忠次则莫名其妙的答道:“岂敢岂敢”。“你想的计策与我不谋而合,一定是去偷袭鸢巢山。胜赖大军已经转向设乐原,原为攻打长篠本阵的鸢巢山必定空虚。如攻下鸢巢山一则可断武田军向东的退路,二则可往长篠城送粮。”忠次目瞪口呆:“正是此计”。“家康有你这样优秀的家臣也让我感到高兴啊,但上午我斥责你也是有原因的。奇袭贵在保密,上午那个场合很难保证没有武田军的奸细在啊。”“是”。误会解开,老实的酒井忠次才松了口气,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忠次,我批准你的计策,并让我军的这位金森长近率500名士兵随你一同前往。今夜起程,夜袭鸢巢山。”“得令!您就瞧好吧!”

  相比织田、德川联军的同仇敌忾,武田军的士气已经大大受挫,鸟居强佑卫门虽然已死,但他的吼声已经深深的印到了每个士兵心中。胜赖谋取长篠城的计划最终失败,只能选择撤军或与织田、德川联军决战。会上马场信春、山县昌景、内藤昌丰、原昌胤等老臣极力要求撤军,但胜赖不听,势要与织田、德川决一死战。于是大军转向设乐原,留三枝守友和高坂昌澄(高坂昌信之子)率3000士兵守护鸢巢山。

本文由6165金沙总站发布于www.6165.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对月空饮泉,日本战国时代

关键词: www.6165.com 6165金沙总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