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6165金沙总站 > www.6165.com > 全俄肃反委员会,全盘起底苏共骇人听闻黑历史

全俄肃反委员会,全盘起底苏共骇人听闻黑历史

文章作者:www.6165.com 上传时间:2019-06-19

《二十世纪俄国史(1894—2007)》的作者们释放着爱国主义情愫,“二十世纪俄国经历了可怕的悲剧:它好像丢失了自我和独特的精神面貌”。那些流亡国外的人“把俄罗斯的精神财富保留了下来,但是条件极其艰苦,他们离开了祖国的土壤”。作者们自认是在表达史学工作者的责任感。“1917—1952年这35年的历史是极其悲剧性的,研究这段历史让人撕心裂肺。所以许多人宁愿佯装不知。然而如果后人不能与先辈产生共鸣,那么先辈的痛苦经历就毫无意义了”。他们写下这部巨著,期盼着俄罗斯的复兴,期盼着人类的普世价值在富饶的俄罗斯大地实现。

9月19日,苏维埃政府正式决定授予契卡可以不向革命法庭报告就行使逮捕和处决的权力,""契卡就是负责执行这种革命恐怖的机构,它有权力消灭一切反对它的人"。

www.6165.com 1

www.6165.com 2表现契卡处决犯人的画作

2015年12月21日,斯大林故乡——格鲁吉亚哥里民众纪念斯大林诞辰136周年(图源:Reuters/VCG)

至少十万人被处死

安德烈·鲍里索维奇·祖波夫主编的《二十世纪俄国史(1894—2007)》出版后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不到一年就再版数次。2010年6月17—27日俄国史学家潘佐夫到北京做学术访问,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著名专家陈铁健,北京市委党校党史研究室前主任吴家林夫妇和本文作者等6人曾两次与之品茗叙谈。本文实为李、陈、吴所做的采访记录。

十月革命摧毁了旧的国家机器,并迅速在彼得格勒和莫斯科等地建立起苏维埃的侦查机关和审判机关,开始了逮捕反苏维埃分子和查禁反对派的行动。在审理案件和作出判决时,不是依据成文法(当时苏维埃政权还没有成文的法律),而是根据"革命法制观念"。但初期建立起来的审讯-侦查机关不能保证高效率地审判反对势力,于是在1917年12月成立了以捷尔任斯基为首的政治警察机构"全俄肃反委员会" (缩写名称中译为"契卡")。肃反委员会下设三个局:情报局、组织局(组织全俄国的肃反斗争和分支机构)和行动局。另外,又成立了一个采取军事镇压措施 的"军事革命委员会"。

祖波夫1952年生于莫斯科,毕业于国立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著名历史学家,现任俄罗斯东正教大学宗教研究室主任。据祖波夫介绍,参与《二十世纪俄国史》这部书写作的40余名专家都感觉到20世纪俄国历史上有太多的“空白点”,“不明白的地方”,因“政治化诠释”而严重失实的地方。向社会说明从尼古拉二世即位到2007年这一个多世纪俄国社会全貌,是正直的历史学家的良心和责任。

早在十月革命以前,列宁就预见到在夺取政权以后必须采取国家强制措施来镇压"资产阶级的反抗"。十月革 命以后,人民委员会颁布法令,宣布立宪民主党是"与人民为敌"的政党,遭到左派社会革命党人的批评。列宁回应批评:"革命阶级在同实行反抗的有产阶级作斗 争时,对于这种反抗应该加以镇压;我们也要用有产者镇压无产阶级的全套办法来镇压有产者的反抗,因为其他办法还没有发明出来。"

www.6165.com ,这部书的写作是普京任总统时提倡的。普京于2006年提出了为11年级(相当于我们高二、三年级)的学生写一部历史教科书的动议,原希望索尔仁尼琴完成这一大业。但索氏年事已高,觉得祖波夫凭其学养定能组织编写一本“非苏联味”的教科书,便推荐了他。普京的秘书苏尔科夫邀请祖波夫等人到克里姆林宫讨论并确立了写作计划。索尔仁尼琴在身体状况还好的时候,审阅并修改了相当大的一部分书稿。但书的篇幅过大,已不可能作为教科书使用。阿斯特出版社将其印行。书名为《二十世纪俄国史(1894—2007)》。

1918年8月30日,彼得格勒"契卡"领导人尤里茨基被大学生杀死;同一天,在莫斯科一家工厂参加群 众大会的列宁被社会革命党女党员卡普兰开枪行刺,身受重伤。四天后,卡普兰被枪毙。在此期间,陆续有布尔什维克的上层人物被刺杀。面对不断发生的政治暗杀 事件,9月5日,苏维埃政权通过《关于红色恐怖》的法令,宣布要以"红色恐怖"对付"白色恐怖"。"政府实施了一系列大规模的逮捕和草率的处决行动,目标 就是社会革命党人、贵族阶级的代表、金融阶层、沙皇时代的军人以及和资产阶级有联系的自由职业者……契卡成为‘红色恐怖’的先锋。""战争期间的特殊环境迫使苏维埃政府决定较多地使用枪决来对付反革命分子"。"契卡可以不审判敌人,就将其杀死",不管这些敌人是直接的还是"想像"的。

一,列宁是否利用了德国资助

根据契卡的官方档案统计,1918-1920年间,有12733人被处死,这个统计只是总数的一部分, 不包括契卡在各地的分支机构的行动。而历史学家估计,在1917年至1922年期间被处死的实际人数高达14万,尚不包括内战死亡者、野蛮的报复、大屠杀 和其他罪行的致死者。

虽然十月革命在《二十世纪俄国史》中是以“政变”一词出现(顺便指出,这几乎成了大部分教科书的观点),本文作者为叙述方便,依然使用“十月革命”。

镇压异见者

在革命期间,列宁是否接受德国的资助,以进行反对俄国政府的活动?该书作者认为“是”。他们引用一些学者据德国外交部公布的档案详细叙述德国威廉皇帝的计谋:设法从俄国内部寻找代理人,利用这只别动队,从俄国内部瓦解沙皇的力量。列宁从1915年开始得到德国当局资助在俄国进行革命活动,实际上充当了德国的秘密代理人。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就主张俄国失败,坚持要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的阶级斗争。二月革命后,1917年4月3日,列宁和一些政治流亡者,得由德国特种兵帮助顺利经德国回到彼得格勒。(《二十世纪俄国史》上册,127页)。

1923年,作家扎祖伯林以契卡镇压为背景,创作了小说《契卡人》(发表后受到严重批判,直到苏联解体 后才正式出版)。小说中有这样一段话:"在法国,曾经有断头台和公开的死刑。在这里,我们使用地下室,秘密处死。公开和秘密的区别是:公开处死一个罪犯, 甚至是最危险的罪犯,也会为死者举行献祭仪式,的确,那是英雄般的荣誉。被处死者可以进行公开的道德宣传,可以留下遗言,完成最后的遗愿,并知道确切的死 期;他们的家人会收到尸体进行火化。这种毁灭并不彻底。而秘密处死是在某一个隐蔽的地方或地下室进行,没有裁决或宣判,没有舞台和观众,这种突然死亡对敌 人具有粉碎性的效果。它是一台巨大的、无情的机器,像一块磁铁一样吸入它的牺牲者,像一台绞肉机把他们碾成肉泥。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死期,没有尸体,没有遗 言,没有坟墓。只有虚空。就这样敌人被彻底消灭了。"

潘佐夫教授解释说,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并不是说列宁是德国特务。历史上利用外国资助在本国进行政治活动的事例很多。潘佐夫的朋友r?契尔尼亚夫斯基认为,列宁不过是想利用德国援助达到在俄国掌权的目的。

从1917年5月至1918年7月,著名作家高尔基在《新生活报》上以《不合时宜的思想》为总题,发表 了约80篇文章,表达了对时局的看法和忧虑。契卡整肃的对象是没有界限的,已经抓了很多知识分子。《新生活报》因为刊登高尔基"不合时宜的文章"被查封 了。契卡对言论的限制和对知识分子的迫害令高尔基感到愤怒,"我们争取言论自由,是为了能够说出和写出真情"。高尔基多次找列宁,向列宁投诉:很多科学 家、作家和艺术家被逮捕了!由于高尔基的奔走呼吁,拯救了很多知识分子的生命。高尔基又在一篇文章中谴责契卡等机构在俄罗斯人民正面临饥饿、动荡和战乱的 时候大肆滥杀滥捕:契卡"对待俄罗斯就像是对待一个实验场;对待俄罗斯人民就像是对待注射了斑疹伤寒症的马匹一样,只是为了恢复他们血液里的免疫血清。他 们就像是疯狂的科学家,在俄罗斯人民身上实施着残酷和不人道的实验,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匹饥饿而且筋疲力尽的可怜马儿,可能随时会倒下死掉"。高尔基的 批评实在"不合时宜",于是他被布尔什维克政府客气而又不容商量地"请出"去国外治病。

关于二月革命后列宁对待临时政府的态度,书的描述是:列宁于1917年3月6日从苏黎世向彼得格勒发电报:“完全不得相信新政府,一丝一毫也不支持……不得谋求与其他政党的任何接近”。他提出:“通过武装起义推翻临时政府”,建立布尔什维克的“一党专政”同月,列宁在瑞士提出旨在进行社会主义政变的计划。这个计划得到德皇和德国总参谋部的“坚决支持”。

到了30年代初,高尔基忍受不了乡愁的折磨,倦极思还,斯大林适时地向他暗示:苏联官方文学的第一把交 椅虚位以待;当高尔基终于返国,斯大林确实给予厚遇。高尔基也以实际行动报答斯大林,发表文章对其歌功颂德,之后,两人关系非常密切。1934年,高尔基 当上苏联作家协会主席。这位曾经勇猛一时的公共知识分子、社会批评家,当年的独立风骨已荡然无存。一前一后之高尔基,相隔不过十余年,却判若两人。

3月22日,德国驻伯尔尼公使向柏林发电称,社会民主党的书记,以俄国社会主义者及其领袖列宁和季诺维也夫的名义提出要求,请尽快允许他们从德国过境。此公使的电报最后说:“应予照准放行,使其尽快回到俄国……这符合我们的最高利益,盼急复”。威廉颁旨称,如果瑞士拒绝他们过境,就让这些俄国社会主义者穿过火线过境。

枪毙是肃反委员会的全部智慧

德国拨出5000万金马克资助俄国革命者。书中详细描述这些钱如何分批交到俄国革命者手中(同上,405~406页)。4月8日,德国总参谋部向威廉皇帝报告称:“列宁顺利回到俄国。他干的确如我们所愿”。1917年夏季就有英、法、俄反间谍机构探明这个情况,临时政府掌握了这个动态,但是没有能力立即予以处理。4月16日列宁一回到俄国便宣布了其著名的《四月提纲》,其中宣布俄国第一阶段的资产阶级革命已告结束,现在的任务是立即做好向革命的第二阶段——社会主义革命的过渡做好准备。

1919年,考茨基在一本谈论恐怖主义的书中曾批评肃反政策是"革命的黩武主义",肃反委员会"具有专断的权力,可以宣布任何被控告的人的罪名,随意枪毙那些不受欢迎的人","在‘反革命’这个集合词下,把各种各样的反对者都包括了进去,不问这是发生在哪一类人中间,产生的动机是什么,用的是什么手段,抱的是什么目的",总之,枪毙是肃反委员会的全部智慧;肃反的扩大化很容易陷入"诉诸暴力的雅各宾的恐怖主义"。他又批评革命后产生了新的官僚阶级,出现了独裁倾向;这个新阶级压制知识分子,钳制言论,侵犯新闻出版自由。

二,关于十月革命

马克思和恩格斯历来反对各种形式的恐怖主义,也说过要警惕对雅各宾思想的留恋。德国女革命家罗莎·卢森堡也指出,俄国革命与法国大革命时期的雅各宾主义有相似之处。当时,雅各宾派的思想确实对布尔什维克党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一些革命领袖未能摆脱集权主义的观念。卢森堡担心这一类型的政治关系会导致国家生活瘫痪,人民缺乏生气,官僚主义肆虐和国家机器对公民言论自由的压制。但卢森堡是热情支持十月革命的,她承认"在当时的情况下,不可能要求列宁和他的同志们像变魔术那样创造出最美好的民主政治、最标准的无产阶级专政和繁荣的社会主义经济"。

如何估价这场“革命”?它“开辟”的新时代“新”在何处?对于俄国乃至世界政治发展它起了什么作用?《二十世纪俄国史》的作者对这场“革命”的评价:

在布尔什维克夺取政权之初,沙皇政府和克伦斯基临时政府遗留下来的很多行政部门和机关的官吏,甚至银行、铁路、邮电、医院、工厂、学校、军队中的不少职员、工人、教师、学生、军人都拒绝承认苏维埃政权。反对势力号召进行广泛的怠工,并组织了领导罢工的国家机关职员协会联合会中央罢工委员会。劳动者中弥漫着不满情绪,"这种不满情绪常常以暴力行动、甚至反抗形式表现出来……

1.传统的俄国社会教诲人们孝敬父母,尊老爱幼。布尔什维克要彻底砸烂祖辈父辈创造的“旧世界”。

2.对于人们熟知的“热爱祖国”,布尔什维克说“无产阶级没有祖国”。

3.一般人们总是讲不要贪图钱财,特别是不要向亲友谋不义之财,布尔什维克说要彻底消灭私有制。

4.布尔什维克反对人们常说的不要偷窃和抢掠这种公认的社会道德,布尔什维克主张并实行让穷苦人“把被抢走的东西抢回来”。

5.人们普遍认为通奸是不道德的,布尔什维克认为必须摧毁资产阶级家庭,取消资产阶级道德,主张甚至实行“共妻”。

6.布尔什维克否定“行善”、“和为贵”、“积德”等对于社会和谐的重要作用,认为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就是要你死我活,这才是最基本的人际关系。主张并实行的是“敌人不投降,就叫他灭亡”。上帝不会让人们摆脱苦难,只有依靠和指望共产党及其领袖,它们才是“劳动人民智慧、正直和良心”的体现者。

三,关于罗曼诺夫皇族的命运

列宁认为,“在‘无产阶级’胜利后,被打败的阶级应当受到奴役和肉体上的消灭”。

书中说,革命后的苏维埃政权对于罗曼诺夫皇族,实行的是斩尽杀绝的做法。因世界史上有过法国大革命20年后波旁王朝复辟的先例。尼古拉二世等被杀的经过如下:

俄国二月革命后克伦斯基临时政府成立了一个委员会审理罗曼诺夫家族特别是尼古拉二世的问题,没有找到什么“叛国”的证据,便宣布其无罪。1917年8月决定把他们送到叶卡特琳堡州的托波尔斯克市的原伊帕季耶夫的别墅软禁。在那里一行人遇上了十月革命。1918年7月7日,鉴于这些人的命运“关涉极其重大事物”,列宁安排乌拉尔苏维埃主席与之保持直线联系。

作者们引用1918年5月19日俄共中央委员会的记录说“关于尼古拉二世皇族人等今后的命运,交由雅科夫?斯维尔德洛夫办理”,到7月16日夜17日凌晨,尼古拉二世夫妇,其4个女儿(17—22岁),皇子,医生和仆人等4名,计11人,另有3条狗,在关押地被枪杀。女尸受到侮辱,一条波隆卡名犬被绞死。

原罗曼诺夫家族的亲王4人于1919年1月27日被枪杀于圣彼得堡彼得保罗要塞,反抗者遭活埋。他们的尸体投到附近的动物园。

尼古拉二世及皇后、子女等人的遗骨在上世纪80年代被发现。1998年7月18日,也就是逊帝及其他10人被杀的70周年之际,俄罗斯政府决定按照宗教仪式将其安葬于圣彼得堡的彼得保罗大教堂,时任俄罗斯总统的叶利钦在安葬仪式上说:

“多年以来,我们一直隐瞒着这起令人毛骨悚然的罪行。但是应该说出真相,叶卡特琳堡的这桩迫害案成了我国历史上最耻辱的一页。我们安葬遭到无辜枪杀的人,是为了替我们的先人赎罪。固然,直接行凶者是罪人,几十年里为这桩血案辩护的人也是罪人。我们大家都是罪人”(同上,532、541页)。

四,关于“红色恐怖”

杀害尼古拉二世皇族案仅仅是苏俄全国范围内“红色恐怖的开始”。布尔什维克通过政变手段夺权,强行没收人民的私有财产遇到抵抗,只能依靠讨伐队维护其政权,因此“红色恐怖是必然的现象”。早在1917年12月2日,即十月革命过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托洛斯基说:“无产阶级彻底消灭没落的阶级,没有什么不道德可言。这是无产阶级的权力。你们说我们手软……告诉你们吧,过不了一个月这种恐怖就将采取极其严厉的形式,像伟大的法国革命者一样。对于我们的敌人来说,不是把他们关起来,而是把他们送上断头台”。12月20日成立“全俄特别委员会”(即有名的“契卡”,是这两个俄文词的第一个字母),它是对付“反革命”、“投机倒把”和“消极怠工”者的。其领导人是赫赫有名的捷尔任斯基。1918年6月18日列宁写道:“要鼓励人们的干劲和大恐怖”捷尔任斯基的铜像在莫斯科卢比扬广场矗立了许多年,1991年苏联解体时,人们将其掀倒,在旁边写了一个大牌子:“全世界无产者,原谅我吧!”这是后话。

本文由6165金沙总站发布于www.6165.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全俄肃反委员会,全盘起底苏共骇人听闻黑历史

关键词: www.6165.com 6165金沙总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