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6165金沙总站 > www.6165.com > 深度欧洲旅游助手,日内瓦一城山色半城湖

深度欧洲旅游助手,日内瓦一城山色半城湖

文章作者:www.6165.com 上传时间:2019-09-19

日内瓦一城山色半城湖

瑞士一地10日深度游2016-05-30欧洲旅游助手图片 1

当「阿尔卑斯山游览团」汽车驶进湖光山色的日内瓦Geneva郊区,我的心湖泛起几圈涟漪,思潮也随着车子行过柏油路地面产生的轻微颠簸而起伏。日内瓦啊!阔别三十三年,别来无恙乎?故地重游可以产生一不可思议的魔幻:将时间的长廊扭曲,浓缩,距离的三十三年似乎不再存在,若梦若真的依稀往事,又再浮现于脑海,像碗底的残羹剩肴,送入口内,「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日内瓦

一九六七年十二月二十日上午十时我在意大利米兰的Malpensa 机场内等候往日内瓦的客机起飞。昨晚下了一夜大雪,航机钟点因跑道清除积雪延误了。乘客在候机室内百无聊赖地痴痴的等,有一七十多岁老人用略带淡淡口音的英语和我譗讪:「早知如此麻烦,我乘通过长白山隧道Mont Blanc Tunnel 汽车赴日内瓦,一定比飞机早抵步。 」因为起机无期,我和这老人交谈起来作消磨时间。他的姓名是Michel de Renal ,居住于加拿大的蒙特里尔Montreal,原本是日内瓦人,卅多岁时移民往加拿大,一住便四十年,此是首次回乡。我说:「游子回家,你一定是归心似箭。」他回答:「不,我等得太久,家人早死光,只有一表弟居于日内瓦,隔别四十年,不知相见时是什么情景,现我孑然一身。退休了己十年,浪迹天涯,世界很多地方都跑过,就没有勇气回日内瓦。老实告诉你,我此次回乡,心情不是兴奋而是怔忡,也许我不应该回去的。」我和他邂逅相逢,不宜作交浅言深。他一定有隐衷离乡别井,跑到重洋之外谋生。韦庄词「年老莫还乡,还乡枉断肠。」,可以作他写照。而我呢?中学毕业己十年,在这期间内,读了四年大学,两年研究院,在社会上己做事四年,父亲辞世,外出一换环境,在欧洲旅行己近三个月。见到米兰机场内的圣诞灯色,不期然想起远在旧金山的母亲。我的心境和Michel的大异,我是「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和「世态十年看烂熟,家山万里梦依稀。」;他是「十年踪迹浑无定,莫更逢人问故乡。」和「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虽然我们年龄差别近半世纪,文化背景不同,人生际遇天壤泥别,那时我们心灵似乎相通,陌路人比多年旧交更体验到他「少小离家老大回」的彷徨意识。飞机终于在下午一时起飞,我在日内瓦机场和他握手道别,他在人丛中消失,以后音讯全无。Michel de Renal 这名字渐渐在我脑海中逝去,和他的偶然聚首也成了我在人生中一不值一提的小插曲。很奇怪,三十三年后重临日内瓦,他的音容又浮现在脑海中,当我自己的年龄渐渐接近Michel当年的岁数,我似乎更了解到他回乡时心情慌乱。于是在进入日内瓦的一刹那,我幻化自己变成了当年的Michel de Renal,日内瓦是我的家乡,触目一望:「梦里山河依旧是,眼前阡陌似疑非。」

该城最醒目的标志是一个日内瓦湖中的喷泉,140米高水柱可以从城中的许多地方看见。游人可以在湖边租一条船,到湖上游玩。

欧洲对髫年的我是一神秘而富有诱惑的去处。那时心目中的欧洲就是日内瓦,可能在欧洲城市中,日内瓦是见报最频的,很多国际性的会议都在此举行,而其湖山之美,首屈一指,以它作为欧洲城市的代表,绝对不会有愧色的。它地处蓝梦湖畔Lac Leman 三周紧紧贴着法国,接壤处近六十五英里,只有北部一狭长的肚脐带,宽约二英里和瑞士的Vaud 郡相通,隆尼河Rhone 荡漾其间,将城市分为南北。沿着城北的湖滨大道漫步,可以饱览这像花园城市的迷人景色,右边的蓝梦湖像一巨大,望无涯际的蓝宝石镶在大地上。湖面静静的,「湖光秋日两相和,潭面无风镜来磨」,打破这沉寂的有稀落的数点风帆,悬挂天际,近码头处几只白天鹅,嬉戏其间。在湖面近隆尼河入口处,距离南北岸的中央,一条长长水柱,高达一百多米,射向云霄,宛若一条白龙,突然从地面升起,扑向上天,这就是举世驰名的日内瓦象征Jet d'eau 喷泉了。日内瓦南北都为高山隔阻,北面是汝拉Jura 山脉;南面是阿尔卑斯Alps 山脉,近峰是Mt. Saleve, 远的是终年白雪皑皑的主峰长白山,在法国和意大利的边界上。沿山铺满青松翠柏,反映出这花园城市,虽有小部份是人工推砌,但大部份是得天独厚来自大自然的赐予。隆尼河将蓝梦湖的水输入,似一条长蛇蜿蜒地奔向法国, 只有用王维诗:「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郡邑浮前浦,波澜动远空。」去形容,是最贴切的。如此美景,使人有「此乡不老老何乡」的感受。为何Michel de Renal 毅然抛下,远走他乡,义无反顾呢?世事无常,人生多幻,很多事都是匪夷所思的。

图片 2

城北湖滨大道穿过一条很长的绿色地带,在碧树婆娑,花叶掩映后一列雅洁的屋子,都是古朴的建筑物,但不沾人间半点烟尘,街道上也没有任何纸屑。有些房宇门前竖上一旗,是不同国籍的。我蓦然领悟到日内瓦虽是瑞士第三大城市,其实是国际名城,很多世界性的机构均以此地为总站,像红十字会,联合国欧洲分支,国际劳工,核子研究所…等。民房丛中间杂了些名胜,如德国贵族Brunswick 的Charle II墓地,他于一八七三年在日内瓦去世,生前为发展日内瓦效劳卓著,墓园建筑是意大利式。湖滨大道名唤Quai Wilson,作纪念美国总统威尔逊,因为他在此草创国际联盟League of Nations,后虽功败垂成,但他为人类谋取永久和平的苦心,是不容置疑的。日内瓦不忘本,总设法纪念前贤,虽然大多数是外国人,查理士二世和威尔逊总统就是很好的例子。绿色地带的尽头是一连串三大公园,艺术和历史博物馆就在头一公园Parc Mon Repos 内,其中搜集的名画不可胜计。一四四四年Konrad Witz 的「渔人」最具特色,是基督和门徒在撒网取鱼,但背景不是加里里海,而是蓝梦湖和南岸的高山Mt. Saleve,显然地,数百年来日内瓦己是国际性的城市,外国思想和本地风情作一炉共冶。这样独特的情调,不单止在欧洲,数全世界也是绝无仅有的。

万国宫

绿色地带最尽头是第三公园Parc de L'Ariana, 内藏植物园和万国宫,后者是前身国际联盟而现在联合国欧洲分支的所在地。第一次大战后满地疮痍,哀鸿遍野,美国总统威尔逊为了防止再生浩劫,力排众议,选择了日内瓦营建国联总部。后来美国拒绝加盟,日本,德国相继退出,国联虚有其表,成了没有牙的巨人,于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战后重建联合国,将总部移往纽约,国联旧址成为欧洲分支辨事处。最令往万国宫观光游客注目的,是出入人群,很多穿了世界各地民族服装,真令人看得眼花缭乱。从楼上露台远眺,阿尔卑斯山的主峰长白山 君临在上,白色山头像一巨型椰子雪糕的圆锥,拔出地面。向近处俯视,蓝梦湖烟波浩淼,近港口处一巨型水柱,穿破云天,散出千万块茉莉花瓣,抛落湖面。这山影湖光,刻画出一蓬莱仙境。日内瓦城区盘桓在湖畔,河边,山下。威尔逊总统呀!你选择了如此湖山胜地鼓吹世界和平,可谓别具慧眼矣!万国宫名不虚传,外墙用的是瑞士隆尼河谷和汝拉山的石灰石,里墙用的法国和意大利产的大理石,地上的棕麻地毡是菲律宾送的。家具和装饰品都是联合国各成员的礼物。内有三十四所会议厅,一千五百多间会议室。自二十世纪中期以来,在此处开了多次历史性的会议,例如一九五四年决定法国退出印度支那半岛,分裂越南;一九五五年四强美、苏、英、法决定限制原子潜力只能用于和平途径的方案;一九八三年企图解决中东巴勒斯坦问题;一九八五年美苏同意裁减军备,这是结束冷战的先声。万国宫四周围地足六十亩,广植雪松和翠柏,陈列了很多件艺术雕刻品,其中有美国送的浑天仪,是青铜制造。意义深长,一是纪念二十世纪探险太空成功,二是缅怀威尔逊总统天下一家的卓识。另一件是前苏联送的箭头,直射穹苍,用来夸耀征服宇宙的里程碑。见微知著,从这两件礼物去观美,俄二国的历史和民族意识,人类应该徼幸美国是冷战的胜利者。

图片 3

万国宫隔街对面是国际红十字会总部,创始者是日内瓦商人Henri Dunant。一八五九年他目睹奥法战争后Solferino 战场留下来死伤枕藉,无人问津,惨不忍睹情景,四年后成立此机构给伤残者援手,所以红十字会的标志是瑞士国旗白十字红底的反面。入门处是一面很长的「时间之墙」,展示了红十字会从一八六三年至现今为人类服务的丰功伟迹,包括救亡一切天灾人祸的遇害者,调停释放战犯或政治犯…等。红十字会设在万国宫毗邻,同为世界和平服务,互相辉映。

图片 4有人将万国宫称为“世界现代史的缩影”,因为其建筑背景恰逢两次世界大战。1918年一战结束后,为避免战争、追求和平,1919年,各国成立“国际联盟”,并决定建造一栋建筑以为“更稳定的世界”提供一个协商场所。1929年,万国宫开建,只可惜1938年建完后还没投入使用,二战就爆发了。国际联盟在二战面前成了“谈不拢就打”的现实笑话。而二战后欧洲经济重创,发展中心从欧洲转向了美国。1945年,联合国成立,总部也自然从日内瓦搬往了纽约,万国宫成为联合国在日内瓦的办事处,1969年扩建并重新装修,达到现今的规模。

日内瓦的老城区在隆尼河南岸,保存得颇完整。十六世纪一部份城墙仍在。一九一七年在这残垣前面建了一度长达三百二十九尺的「宗教改革纪念墙」,上雕刻了宗教改革四巨头Farel,Calvin,Beza,Knox 巨型全身。他们穿了安息日讲道时的长袍,手持圣经,神态栩栩如生。其中卡尔文John Calvin (1509-1564) 对欧西文化影响最深和最巨。他是法裔神学家,早年献身于天主教,后改变初衷钻研于希腊和拉丁文。马丁路德在一五一七年的宗教改革给他很大的鼓舞。于是他吸取圣经真理独创卡尔文主义Calvinism,排斥天主教教皇一人的专权制。教会是由很多资历深厚,德高望重的长老作支柱。后来他的得力助手兼好友John Knox 将此制度带回苏格兰,建长老会,遂成了苏格兰国教。十八世纪英国哲学家John Locke 受卡尔文主义影响,他的政治哲学以民权为主,后衍变成美国宪法的三权分立。威尔逊总统也是卡尔文主义信徒。卡尔文的形而上学Metaphysics 乃宿命论,即是万能之神早己选中了他的选民,但选民不断要锻练自己,苦行修身方能成为真正的基督徒。因为我们是凡夫俗子,绝对不能预知自己是否选民,但如一生蓄意行善,假若落选的话,也有博取神的怜悯的条件。我们可以理会到当时的卡尔文主义不容于世,他逃来日内瓦避难,继续他的宗教研究。因为宗教改革十六世纪在法国激起宗教战争,在现今德国本土激起三十年战争,如火如荼,都是很惨酷的。日内瓦成了乱世的桃源。避难者从德国,法国,意大利纷纷逃来到此安居,于是日内瓦变成为新教徒的罗马。很多朋友对我说:「游中国最怕看寺庙,游欧洲最怕看教堂,闷死人也。」此话我不同意。教堂蕴藏着很多国家或城市的历史斑痕,离「宗教改革纪念墙」不远处是圣彼德大教堂,其貌不扬,里内埋葬了几位和日内瓦攸关的历史名人,最重要的是近北走廊处仍保留着当年卡尔文的教席。卡尔文自奉甚俭,自训甚严,对待持异议的人手段亦非常凌厉。西班牙学者Michael Servetus 不同意他的圣三一解法,即圣父和圣子拥有同等的灵性,被他下令活焚,作为持异端的惩戒。十七世纪英美清教徒Puritans 都是卡尔文的衣砵传人,他们是美国立国者,所以辗转相因,卡尔文主义确是源远流长。

也有人将万国宫称为“世界文化大观园”,这主要得名于来自世界各国的艺术收藏品。自“国联”成立八十余年、联合国成立六十余年来,成员国捐赠了数量众多的装饰和陈设物品,使得万国宫成为名符其实的多元文化博物馆。这也是万国宫最为吸引人的地方。下面,我们将从外到内,先来看看万国宫建筑,再来欣赏其富有多元特色、具有象征意义的室内装饰和陈设。

破败的城墙令我忆及日内瓦早期历史。宗教改革前它是一王城,名义上直接属于神圣罗马皇帝,实际上是一自治的区域。依河凭湖,南北有高山作屏障,形势险要,城墙只不过是最后一度防线罢。邻近的政治势力虽思染指也因天险而束手,卡尔文入日内瓦,发挥了雄浑的宗教势力潜质,人共一心,众志成城,它更成了金城汤池。在法国东南的Savoy侯爵图思兼并,且欲铲除卡尔文的势力,一六零二年十二月,兵士混进近郊,计划黑夜攻城。怎知风声泄漏,一批家庭主妇各人手捧一缸沸滚的汤,严阵以待。军士爬近墙顶,被沸汤迎头淋下,变成名副其实的「落汤鸡」,倒毙城下,日内瓦领土赖此得以保存。现每年都有「黑夜攻城节日」以庆祝当年大捷。热巧克力取代沸汤,扮演攻城战士的演员当然不会遭受淋头重创,每人被享以一杯热巧克古力作酬劳。

图片 5

老城最大的方场是Place Neuve, 中央立着Dufour 元帅骑马的青铜像,威风澟凛然。Dufour 在一七八七年生于德国边城Constance ,双亲都是瑞士人。他年青时负笈于日内瓦,曾在拿破仑的大军内服役,充任教官。一八一四年拿破仑帝国溃散,日内瓦立即在六月一日加盟瑞士联邦。(若黑夜攻城役,Savoy侯爵师到功成,日内瓦现在便归法国,真可谓一战定终生。) Dufour 于是在一八一七年解甲归田,回返瑞士,以他多年戎马生涯经验组织瑞士陆军。自十九世纪初瑞士便定了中立国策,世代不变。当然中立也要有中立的条件,就是兵强天下,威震四方,使鹰视狼顾的野心家不敢正面视之。瑞士军人以强悍忠诚驰名欧洲。雇庸兵名满天下,罗马教廷聘作守卫,沿用了数百年,直至今天。法国大革命时瑞士卫队保护法皇路易十六,以身殉之,在鲁村Luzern 那中箭垂死狮子雕刻就是纪念这批英烈,余哀永存人间。Dufour 有了这些优秀军人,授以典章,制度,和战略,果然瑞士陆军成了一支不可轻视的精锐。初试牛刀,瑞士联邦政府就用它扑灭一八四七年数郡笃信天主教的军人分裂运动。二十世纪瑞士陆军给希特拉很大戒心,不敢轻进瑞士通入意大利。Dufour 居功甚伟,所以日内瓦人将他的戎装铜像放在众目睽睽的通衢处。

宗教改革纪念碑,高10米宽100米的花岗石长壁墙,建于1909-1917,为纪念宗教改革先驱者加尔文诞辰400周年。墙中间是四个高大的人物雕像,从左到又分别是法海尔、加尔文、拜兹和诺克斯。他们和周围雕像的人物都是16世纪宗教改革的著名人物

自宗教改革以来,日内瓦的开明气候成了培植思想家的温床。法国哲学家卢骚Jean Jacque Rousseau (1712 - 1778) 诞生于日内瓦一新教徒家庭,后成了天主教徒且于一七四零年迁往巴黎,从事写作和谱曲。他的重要作品「社会协约」强调文明破坏了个人意志。个人自由应该从社会束缚中解放出来。这论调在当时是石破天惊的,果然撒下了一七八九年法国大革命的种子。卢骚和卡尔文在西洋文化史有同等的重要性,前者彻底破坏了欧洲的旧传统,重建新制度;后者的治权分立孕育了美国的胚胎。卢骚晚年搬回日内瓦,放弃了天主教,恢复新教徒身份。日内瓦人有点恨他反覆。但他是历史名人,总要有纪念表示的,于是把他的像放在隆尼河口一不引人注目的小岛上,和处理Dufour 元帅相比,大有冷暖之别。

图片 6

徘徊在日内瓦街头,我深切领会到这城不单止属于瑞士,而属于全世界的。百多所国际机构的雇员和他们的家庭成员是日内瓦居民中一部份,加上外来的商人和政客,真正日内瓦土著变为居民的小部份了。商业区钟表店林立,这是出售名厂钟表的总部。瑞士的富庶原因除银行业外,便是钟表制造。此手工业本源自法国,新教徒输进日内瓦。十九世纪中瑞士政府了解此是一本小利大的行业,于是加以发扬光大。制成几百项款型品质,丰俭由人,任凭顾客选择,垄断钟表市场垂百年。到日内瓦的游客,大多数都购买手表,是很实用的纪念品。湖畔英国花园内的巨型时钟花环,随时提醒旅客切勿遗忘此物。

这座英国式的花园是日内瓦湖畔休闲散步的好地方,花园内参天大树间装饰有喷泉和雕像。纪念1814年日内瓦加入瑞士联邦。大道旁还有个著名的大花钟最早修建于1955年,花盘直径达五米由6500株鲜艳的花卉拼成

日内瓦几乎被法国包围着,很多公共汽车路线进出法国境内。「阿尔卑斯山游览团」在离开日内瓦的前夕,登城南在法国的Mt. Saleve, 就在峰顶餐室进晚餐。我们在黄昏乘缆车上山,沿路见的景色是:「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这餐馆本是星期日休业,亏领队Fredy 神通广大,预约主人为我们准备佳肴---法式烧烤。餐室地方宽敝,饭前有半个钟头鸡尾酒会。团友们利用此机会像花蝴蝶般到处穿插聊天。晚饭时由于Vern Curtis 热情邀请,我和他一家共席。他的姐夫Ralph Bean 是摩门教的长老,取了我的地址,答应回家后寄一本摩门经给我,并请我到他的农场渡圣诞节。如此情意,动我心脾,我想起杜甫诗:『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同时亦想到三十三年前碰上的Michel de Renal, 相信他现今己不在人间。我衷心愿望他年老回乡,能解开年青时的情结,得到心境的安宁,了无遗憾地辞别尘世。饭后出来,山风拂面,微寒袭身,俯望山下万家灯火的日内瓦城,蓝梦湖黑沉沉的,在黑甜乡中做着美丽的梦,但那白水柱向上冲出,清晰可辨,此情此景,幻耶真耶?宋朝林景熙一首五律诗突然涌上心头:『山风吹酒醒,秋入夜灯凉,万事己华发,百年多异乡,远城江气白,高树月痕苍,忽忆凭栏处,寒天雁叫霜。』沉吟不己,感慨万分。回到旅馆,天下着雨。Fredy 宣布明朝一早起床,往栖龙古堡Chillon Castle 和赴法国长白山下的山庄Chamonix。雨下不停,辗转反侧,总难入寐,就在「听雨寒更彻,开门落叶深」下渡过漫漫长夜。

奥运之都洛桑

图片 7图片 8瑞士首都伯尔尼老城

图片 9

又名泉城,正义女神喷泉

图片 10

摩西喷泉

图片 11

国会大厦是瑞士的议会所在地,装饰华丽,有国父的雕像和彩色玻璃拱顶。持护照可以参观国会大厦,议会休息时还可以进入厅内

图片 12图片 13因特拉肯-少女峰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本文由6165金沙总站发布于www.6165.com,转载请注明出处:深度欧洲旅游助手,日内瓦一城山色半城湖

关键词: www.6165.com 6165金沙总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