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6165金沙总站 > 历史新闻 > 陈世俊之子陈小鲁的大方人生,中拜会傅作义

陈世俊之子陈小鲁的大方人生,中拜会傅作义

文章作者:历史新闻 上传时间:2019-07-31

【来源:《作家文摘》文/仲炜】

他的人生,折射着共和国的历史。从他还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开始,他的命运,就和共和国的命运紧紧相连。  差点被母亲送人的孩子  62岁的陈小鲁  还记得父母讲的关于自己出生时的故事。母亲在怀他的时候,他已经有了两个哥哥。父母一心希望生个女孩,结果他又是个男孩。原贵州省委书记周林的夫人,当时是军部负责家属工作的助理员,来探望刚生产完的母亲和他。看到他包着被单被放在屋门口,就问母亲:“这孩子怎么放门口啊?”母亲说:“这孩子我不要了,你们谁要谁抱走。”陈阿姨数落了母亲一通,把他抱回了屋里。  这个差点被母亲送人的孩子,却成了父母最疼爱的孩子。到他长成20多岁高高大大的男子汉,父母对他最经常的称呼还是“小羊”——因为他是吃羊奶长大的。  父亲给他起名小鲁,一个是取自孔子那句有名的“登东山而小鲁”,另一个则蕴含着全取山东的雄心。陈毅当时是山东野战军司令员。

在我告辞时,傅先生不理会我伸出的手,径自朝墙角的衣架走去,穿上棉大衣,又戴上棉帽子。看样子他要亲自送我到屋子外面,我很是不安,遂劝阻。傅伯母在一旁说:“他正好要散散步。”

  8岁时,陈小鲁跟着父母迁到北京。10岁时,他每天自己乘公共汽车上下学。学生时代的他没戴过手表,总是穿着两个哥哥穿剩的旧衣裳,直到成了高中生也是如此。  “文化大革命”开始的1966年,陈小鲁是北京八中的高三学生。国家决定废除高考。老师在班里宣布这个消息,陈小鲁和同学一起欢呼,笑着跳着把课本扔上了房顶。40多年后,他为当年自己的这个举动笑了又笑。   “准备永远不回这个家”  我是在“文化大革命”中知道陈小鲁这个名字的。在当时人们的心目中,他是红卫兵的代表人物。他以北京八中红卫兵的名义,发布过“解散民主党派”的通令。他组织的西城区纠察队,被“中央文革”打成了“反动组织”。可直到40多年后,我第一次和他面对面,才知道他从来没有参加过红卫兵。  不过他还是响应毛主席号召,积极投身到运动中去。而他内心的矛盾和迷惘,却随着“革命” 的深入,一天天强烈起来。一批又一批老干部被打倒,这里有许多他熟悉的叔叔伯伯。到了1967年2月,包括陈毅在内的老帅们,在怀仁堂的一次会议上批评“文革”中的一些现象,不久被定性为“二月逆流”。从此,陈小鲁淡出运动,改名叫陈卫东,到北京的718厂去劳动。  关于他的种种流言,却没有随着他的淡出而止息,反而愈传愈烈愈传愈广。中央文革秘密搜集他的黑材料,希望从中找出整陈毅的证据,不过没有找到。这时,周恩来总理出面了,把他安排到沈阳军区所属的一个部队农场去劳动锻炼。  1968年4月14日的晚上,周总理把他叫到西花厅,对他说:“这样对你和你父亲都有好处。希望你表现好一些,干好了,可以入伍。否则要采取更严厉的措施。”总理告诉他:不要把自己的去向告诉任何人,到了部队也不要写信。这是一条纪律。  第二天一早,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杨德中来接

从1960年起,开始了长达三年的饥荒。已经移居天津的父母有一次来北京。傅先生用他的名义在政协礼堂的餐厅订了一桌饭,正在北京上学的我和姐姐也被叫过去了。这顿饭,是我那三年中唯一填饱了肚子的一顿。

www.6165.com ,1966年“文革”爆发。这种时候,作为待罪的“资产阶级分子”。父亲自然不方便出行访友。于是让我由天津去北京时,代表他到傅家去看望一下。那天晚上,傅先生和夫人刘云生都在,他们详细询问我家“文革”中的经历和现状,其情甚殷。

谈着谈着,不知不觉间,傅先生就说到了他自己的经历:“8月份红卫兵也闯进了我家,气势汹汹就在现在客厅这地方批斗我。他们问我:‘你杀了多少解放军?’我说‘打仗哪有不死人的?’我不说我杀过,也不说我没杀过。他们也拿我没办法。后来周总理保护我们这些人,让包括宋庆龄在内的一批人住到军队医院去,躲一躲。我给总理写了封信说,我不去,我是军人,我不怕,我愿意在家里接受红卫兵的教育。周总理还把我的信给毛主席看,毛主席还说我态度正确。其实我心里清楚,这场运动不是冲着我们这些人来的,和我们没有关系。”

为防止失联,让您能够持续阅读,史客君启用了备用号“小史客小史客”(ID:historymook)。本订阅号“史客儿”后期会不定期更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后来,“三反”运动中父亲被关了10个月,审查是否为美国特务。一天,傅先生和夫人登门来看母亲,傅先生问父亲被关会不会和他有关,如果有关,他可以到有关方面去讲清楚。母亲深谢他们夫妇的关心,但说父亲的被关看来与傅先生没有关系。

本文由6165金沙总站发布于历史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陈世俊之子陈小鲁的大方人生,中拜会傅作义

关键词: www.6165.com 6165金沙总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