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6165金沙总站 > 历史新闻 > 老红军从未走远,抗日战争老兵称抗日战争非常

老红军从未走远,抗日战争老兵称抗日战争非常

文章作者:历史新闻 上传时间:2019-07-25

原标题:熄灯号|老兵从未走远,胜利永远属于正义

  黄殿军,93岁,东北抗联老兵;黄开仁,93岁,川军老兵;卢彩文,90岁,中国远征军老兵;李文仲,90岁,八路军老兵;张殿国,89岁,东北抗联老兵……

www.6165.com 1

  在年轻的时候,他们与日寇浴血奋战,九死一生;现在,他们都老了,但他们却有同样忘不了的岁月,忘不了的人。他们的回忆汇聚在一起,就是一部可歌可泣的英雄史诗,就是一座中华民族抵抗外侮的血火丰碑。

历史是岁月的痕迹,

  清明时节,记者走访数位抗战老兵,翻开尘封多年的记忆,寻访那些早已远去的英魂。

不会消失;

  走访抗战老兵:最反感的就是抗日“神剧”

老兵是改变历史的人,

  记住这段历史,记住父辈的付出,不是为了延续仇恨,而是要记住国家、民族和先烈的不易

不会被忘记。

  老兵说:

——题记

  抗战极其残酷,哪里是什么“神剧”

今天是2018年9月3日,距离1945年9月2日同盟国代表在“密苏里”号军舰上接受投降,已经过去了整整73年。然而,老去的只是时光,有些历史永远值得珍藏。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聆听抗战老兵聂生茂和黄殿军的故事,重温那段岁月……

  黄殿军是东北抗联第二军唯一健在的老兵。老人个子不高,身材瘦削,目光炯炯有神,留着长长的花白胡须,让人很容易就想象出老人当年的勃勃英气。每次说到抗联,说到当年打鬼子的情景时,他总要狠狠地骂了一句,他说自己对日本侵略者的仇恨已经深入骨髓。参军后没多久,就跟着杨靖宇司令打了一仗——攻打抚松三道庙岭,黄殿军说这是他记忆中打得最漂亮的一仗。

1

  当时部队里应外合,冲进日军兵营,举着机枪就扫。日本兵还在抵抗,他最后扔手榴弹才把剩下的日本兵炸死,“那据点仓库里头都是新枪,机枪就四十挺,杨司令打仗非常有战术。”时隔几十年,黄殿军老人每次讲述那次战斗经历都有说不出的骄傲和自豪。

“那个时候,只知道号吹响了,端起枪往前冲”

  就是在那个庆祝胜利的晚上,是杨靖宇教了黄殿军抗联第一路军军歌,当时他学了三遍就会了,杨靖宇看他学得这么快就说:“孩子,做个好宣传员。”这句话,刻骨铭心。

抗战老兵聂生茂对笔者讲这番话时,神情严肃,深陷的眼窝里有一丝宁静。

  1940年2月,杨靖宇壮烈牺牲的时候,黄殿军和战友们开始还不相信,因为日本人一直在造谣说“你们杨司令已经死了”,但没多久杨靖宇又精神抖擞地出现在大家面前。抗联战士们都认为杨司令是打不死的,但这一次,他们在城里看到了杨靖宇的头颅被敌人挂了出来……回到藏身地,黄殿军和战友们抱在一起痛哭。

1938年,16岁的聂生茂连同小伙伴程虎创,告别双鬓斑白的父母,踏上不知尽头的抗战前线,被编入98军169师101团1营3连。

  抗战老兵们最反感的就是抗日“神剧”,在他们的记忆中,日寇穷凶极恶,抗战艰苦卓绝,他们亲历了众多残酷的时刻:

1941年5月的那一仗,对聂老来说是刻骨铭心的。这一仗,从傍晚打到天亮,歼敌百余人,最终取得胜利。然而,战斗让全连近半数的战友没有回来,这包括他的排长和小伙伴程虎创。

  黄开仁是四川省蒲江县人,跟随同是本县的李家钰将军出川抗战,担任他的译电员。1944年5月21日,河南省陕县秦家坡旗杆岭,时任国民革命军第三十六集团军总司令的李家钰,率军为大部队断后,猝不及防地遭遇了日本人的伏击,中弹身亡。这是八年抗战中继张自忠在第一线督战、死战不退后第二位战死的集团军司令官。当时黄开仁就在李家钰身边,他还记得,李将军殉国前最后一刻,还在指挥还击。

“打仗就有牺牲。”聂老回忆说,那天战斗他顾不得身上的伤,只顾着爬起来寻找活着的战友。朦胧的晨曦中,他用颤抖的双手拾起战友被炸飞的手脚,将排长的内脏塞回原位,拿起枪,寻找队伍……

  老兵说:当年吃过的苦,后人难以想象

“那个时候天天打仗,战场尸横遍野,空气中都弥漫着鲜血的味道。”聂老抬起枯瘦的右手,捂着嘴,顿了顿,声音提高八度一字一句地说,“每次出征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到明天,只知道号吹响了,端起枪往前冲!”

  这些老兵,当年吃过的苦,遭受的磨难,是后辈难以想象的。

一仗仗打过来,昔日的新兵成了老兵。聂老身上中过弹,脸也被子弹打穿过,身边的战友换了一茬又一茬,他硬是从枪林弹雨中活了下来。

  “当年真苦哇!”李文仲回忆说,“中国士兵装备比日军差,八路军士兵条件更加差,很多人没有枪,得从日本鬼子手里抢,抢到枪也没用,没有子弹啊……”

www.6165.com 2

  在黄殿军的记忆中,当年抗联战士们喜欢夏天,不喜欢冬天:“战斗是天天打,夏天的仗还好打些,因为日军不敢到林子里去,他去多少,都能把他消灭光。钻树林子他也钻不过我们,俺们是在暗处,他在明处。冬天就不行了,冬天有雪蹓子,就不那么容易了。顶上是飞机,地下是部队,飞机一发现,日军从四面八方往这发兵,目的是打包围仗,俺们还就怕这个。一打包围仗就得老大损失了,你得往外冲啊,冲就得有牺牲。俺们就得整天走,黑天白天走,边走边打。走一段留下一挺轻机枪,在这堵击,敌人来了,机枪手打一顿枪把日军都打死后才撤回来。俺们趁这个空才能做点饭……”

后来,聂生茂所在部队在山西中条山被日军包围,随着包围圈慢慢缩小,官兵牺牲越来越多,团长、师长阵亡了,军长武士敏牺牲了。被誉为98军常胜团的101团,与敌苦战一日,弹尽粮绝,全团官兵伤亡殆尽。

  黄殿军说,当年打仗吃饭是一大问题,夏天林子里随便找点什么就能充饥,可是到了冬天,大雪没膝盖,走路都不方便,更别说是找吃的了,战士们的脚印也常常暴露他们的行踪。有时候只能煮煮干硬的玉米粒,甚至煮没去皮的谷子吃;没住的地方,战士们砍下松枝睡在上面,睡十几分钟就被冻醒了,又赶紧起来烤火,战士们十有八九脚都有冻伤。老人伤心地说,由于环境的恶劣,伤病致死的战士比因战斗而死的战士还多。

www.6165.com ,“砰!”听着冲锋号冲锋的聂生茂左腿被子弹打中,倒在了敌人的面前。一霎那,他看到狰狞的鬼子,看到了战友将刺刀插在了鬼子的身上,还看到了一个个倒下的战友……

  张殿国是1945年1月1日参军时,从长春到舒兰走了一天一夜,从此开始了天天打日军的生活。与他当年一起从长春出发参军的共120人,经北战南征最后活着的只剩4个人……

“冲啊!”聂生茂爬起来,端着枪,嘶吼着冲向鬼子,鬼子也端着枪嘶吼着向聂生茂奔来。19岁的聂生茂毫不退缩,依然端着枪嘶吼着,冲锋着!

  “冬天时,整天穿着羊皮袄,那时候,雪到腰那么深,仗一停,大家抱着枪,在雪里刨个沟,躺到雪里就睡,听到枪一响,马上站起来就跑。”张殿国指着自己的手说,这手上的大骨节就是因为当年喝山里的水喝的。

“那一仗全军覆没!全军覆没啊!”聂老说完,沉默不语,屋内空气凝固了。

  老兵说:

“你怕吗?”我问。

  军人就得要血性

“不怕!胜利永远属于正义!”他的回答声如洪钟。

  不能忘记这段历史

受伤的聂生茂不幸被俘。随后,聂生茂被送到抚顺煤矿作劳工,又逃跑参加解放军,被编入辽东军区第14师41团1营1连,随后参加了四平战役、解放辽阳、梅河口、柳河等战役战斗。在黑山阻击战中,他手臂、胯部被子弹打穿,全身数十处受伤,荣立大功、小功各2次。1949年8月,带伤回到通化。

  在四川省大邑县的建川博物馆内,有一个抗战老兵手印广场,采用腐蚀钢化玻璃的方式将手印呈现出来,目前已征集到4000余名抗战老兵的手模。建川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些老兵都已届古稀之年,因此在留存手印时力度不够,痕迹较浅;个别手印甚至还是赶到医院太平间里取的。但当年正是这样的一双双手端起了土枪洋枪,挥动着大刀长矛,挡住了来势汹汹的侵华日军,力挽狂澜。

聂生茂,是我采访《敬礼,抗战老兵》22位老兵中的一位。婚后无儿无女,跟着侄子聂西川生活。那天,采访结束,聂老一字一句地告诉我:“在家,你要教育好孩子,让他们热爱祖国;在部队教育好战士,让他们站好岗,守好国家。这个江山啊,来得太不容易了。”

  几乎每一位抗战老兵,都有穿越死亡的生死经历,都有对于中国民族侵略与反侵略史的深刻反思。

www.6165.com 3

  “腾冲城当年没有抵抗,200多个日本兵没费一枪一弹,就把腾冲给占了……”卢彩文回忆后,一声长叹。

2

  卢彩文军校毕业后,曾在远征军第十一集团军总部参谋处从事情报工作,经常和战友们深入敌后搜集情报,甚至还冒着生命危险策反汉奸,多次出生入死,备尝艰险,“日本人是很残忍的。我有一位从事谍报工作的同事被日军俘虏后,日本人对他灌盐水,肚皮都涨起来了,最后七窍流血而死。”

“我活着就是老抗联还在,鬼子来,有来无回!我活着,就是等着冲锋号哩!”

  军人,一定要有血性!

本文由6165金沙总站发布于历史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老红军从未走远,抗日战争老兵称抗日战争非常

关键词: www.6165.com 6165金沙总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