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6165金沙总站 > 考古知识 > 良渚文化的墓葬群惊现江西兴化,良渚文化

良渚文化的墓葬群惊现江西兴化,良渚文化

文章作者:考古知识 上传时间:2019-06-22

蒋家舍遗址中“良渚文化”

蒋庄遗址中“良渚文化”

刻有人面纹的玉琮

长江中下游一带继崧泽文化之后兴起的良渚文化

全国罕见的玉璧

5200年-5800年前的新石器时期处于我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战争“炎黄之争”时期,主要分布于太湖地区,属新石器时期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过渡阶段。这一时期的器皿多用泥条盘叠加轮修的方法制成,在器壁上常见谷壳和草屑的印痕。蒋家舍的文化遗存进一步佐证南方炎帝部落沿海北上和虞氏部族南下历史的史实。

良渚文化中罕见的船型棺

5000年前,一批崇拜玉器的良渚人来到今天兴化市张郭镇蒋庄。在此生活了3、400年后,随着良渚文明突然间神秘衰落,这批良渚人也离开了自己的家园。
去年10月起,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配合泰东河水利工程建设,对泰东河沿岸的11古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除蒋家舍文化遗址外的10处唐宋时期的文化遗址,在今年的4月份先后考古发掘完毕,并已交付水利工程使用。现在蒋家舍遗址还在继续进行抢救性发掘。在墓葬区里发掘取得了初步的成果,揭开了当时居住在这个地区先民生活的神秘面纱。更重要的是把泰州地区的历史向前推进了五千年。这是首次在长江以北发现大型良渚文化遗址,多项成果填补了考古界的空白,这对研究中华文明各源流的碰撞、融合进一步提供了史证。

中华第一尊

一个聚落见证良渚文化的兴衰

刻有太阳月亮星星的图腾

站在3、400平方米的墓葬区前,令人震撼的场景:一座座墓葬东西向密集排列,有些地方一层叠压一层,最多的四层,很多墓主骨架完整,头东脚西,男性身边陪葬了石锛、石斧、网坠,还有代表权力和地位的玉璧、玉琮、玉瑗、玉璜,女性身边则放着玉镯、纺线用的陶纺轮。随葬品较多的是140号墓穴,墓主是位男性,尸骨完整。墓主左手和脚下有4个石钺,右手边摆的是石锛,左下巴处还有一只玉挂件,玉挂件5厘米长,筷子粗细。考古队员甘恢元说,石钺是部族军队首领所使用的一种兵器,墓主生前可能拥有军权。
  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所长林留根告诉记者,良渚文化是新石器时期高度发达的文明类型,距今5200年至4200年左右,其核心区在环太湖地区,在长江以北60公里处发现蒋庄遗址,使良渚文化的范围延伸到苏中地区,让考古界非常惊喜。这里处于良渚文化的边缘地带,先民们刚到这里时,正是良渚文明最繁盛的时期,蒋庄遗址本身就是继崧泽文化后良渚文明强势扩张的产物,在此繁衍生息600年后,恰好在良渚文明的衰落期,先民们又突然离开了这里。

 

据文保专家讲:在蒋家舍遗址墓葬的发掘之前,良渚遗址本土地区乃至于良渚文化的墓葬中很少发现棺椁,完整的人体骨架只有六具,而蒋家舍遗址中在不足500平方米的地方,已经发现了230多座墓葬,是发现墓葬数量最多、最密集、葬具丰富、排列整齐的良渚遗址之一。这在全国同类墓葬发掘中也是不多见的。长江以南环太湖地区土壤多呈酸性,因此众多良渚遗址几乎没有人骨保存,而蒋家舍遗址远古时期紧靠东海,属于盐碱地区,土壤呈碱性。沧海变桑田,从发掘现场的文化层来看这里曾经多次经受过海侵、洪水、地震等因素,使整个墓葬群下沉1.5米左右,而且墓葬和地下水位相平,长期处在一个恒温恒湿状态,很多人骨棺椁保存完好,考古队已经取走了保存完好的头骨,以期复原良渚人的相貌。有一种学术观点蚩尤是土生土长东夷集团的土著人,有一种学术观点认为蚩尤是良渚人,如果这几种观点成立,那么考古可能会告诉我们,这些与蚩尤相貌相近的人到底长得什么样。
   良渚文化是华夏文明的重要源流,夏商周乃至后世的用鼎制度、棺椁制度、“苍璧礼天、黄琮礼地”的玉文化和祭祀文化,都来自良渚文化。这些特点在蒋庄遗址都有所体现。出土了众多的玉琮、玉璧、玉钺、石锛。玉器的制作方法:他们找来上好的玉石原料,然后用动物的经络做成带弦的弓,沾上石英砂在玉石上反复的拖拉,制作好所需的玉琮、玉璧、玉钺等各种礼器。在蒋家舍遗址的考古挖掘中20厘米以上的墨玉材料玉璧出土了6只,其中一件玉璧直径24公分左右,材质是高级青玉、软玉,器形巨大,直径这么大的在国内同类玉璧中的也实属罕见的,图案精美,刻画着山样的纹路,代表着高高的祭台。玉琮出土2只,其中一只高23厘米,刻着简化的人面纹。这些玉器表明这几位墓主是集王权、神权、军权和财权于一身的部落首领。
    从出土陶器来看,器型硕大,造型精巧,图案优美。

长江中下游一带继崧泽文化之后兴起的良渚文化

尊是一种酒器,也是祭祀用的礼器。古代的良渚人先用柳树枝编成一只大尊形状的框子,接着将贝壳碾碎用水和好泥土放在事先做好的框子里反复敲打成类似现在的大口铁锅,厚度3、4公分,放在阴凉处慢慢地晾干,然后抬到堆好的木材上烧制而成。本次出土了一只尊有几百块碎片,是当时部落的首领或者巫师的殉葬品,可能是棺木比较小放不下,只能打碎了放在棺内,它也是墓主尊贵身份的象征,出土后专家们用了一周多的时候,点点拼凑完毕,还原了这只尊本来的面貌。该尊直径达80多公分,高度50多公分。林留根说,这是国内迄今为止出土最大的一只尊,可称为“中华第一尊”。

5200年-5800年前的新石器时期处于我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战争“炎黄之争”时期,主要分布于太湖地区,属新石器时期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过渡阶段。这一时期的器皿多用泥条盘叠加轮修的方法制成,在器壁上常见谷壳和草屑的印痕。蒋家舍的文化遗存进一步佐证南方炎帝部落沿海北上和虞氏部族南下历史的史实。

从一个出土的内里空洞外面雕花陶制枕头,显示出高超的工艺水准和审美水平。当时的人饮食用陶器,鼎、双鼻壶、大罐、刻纹陶罐,器型规整漂亮,特别一提的是有好几种鼎的足部与其他地区足部不一样。一般的鼎足成丁字形、圆形、方形,而蒋家舍遗址出土的有好多像十字形的,有像蛙人青蛙脚形状的一字形的足部,上面留有很多上下方向的鱼翅纹纹路用来引导火势向上,有些鼎和罐上还有因用火烧而留下的黑色烟灰,留下了人间烟火的痕迹。

5000年前,一批崇拜玉器的良渚人来到今天兴化市张郭镇蒋庄。在此生活了3、400年后,随着良渚文明突然间神秘衰落,这批良渚人也离开了自己的家园。

在远古时代文字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古人在器物上留下各种图案,一种是人们崇拜的图腾,像蒋家舍遗址出土的陶豆高足柄的上面刻有太阳、月亮、星星的图案,礼器石钺中刻有象征太阳的圆形符号、象征山川的三角形符号;另一种意会文字的雏形—陶文。一件黑陶罐的表面,显得与众不同。刻画着一幅很稚拙的图案,图案内容为4根绳索从一只类似于野猪的动物身下穿过,一只野猪被绳子捆着,吊在一根树枝下,然后被棍子挑起。这显然是在祈求打猎顺利。 考古研究所所长林留根说:“这描绘的是当时打猎之后,众人将猎物抬回聚居地的情形,是记事性的文字符号,也是早期文字的雏形。

去年10月起,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配合泰东河水利工程建设,对泰东河沿岸的11古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除蒋家舍文化遗址外的10处唐宋时期的文化遗址,在今年的4月份先后考古发掘完毕,并已交付水利工程使用。现在蒋家舍遗址还在继续进行抢救性发掘。在墓葬区里发掘取得了初步的成果,揭开了当时居住在这个地区先民生活的神秘面纱。更重要的是把泰州地区的历史向前推进了五千年。这是首次在长江以北发现大型良渚文化遗址,多项成果填补了考古界的空白,这对研究中华文明各源流的碰撞、融合进一步提供了史证。

良渚文化只差一步就可以进化为国家,然而就在这道门槛前,良渚文化却衰落了,其原因至今仍是一个谜。一种说法是遇到了大洪水,蒋庄遗址的确发现了洪水淤积层;还有一种说法是出现了战争等危急状况。林留根说,良渚文化风消云散,其影响南至浙江南部,北至延安地区,西至四川金沙,直接影响了华夏文明走向,而蒋庄遗址很可能是其向北迁徙至连云港一带的重要一站,良渚文明是如何消亡的,很可能在随后的研究中现出蛛丝马迹。
    神秘大人物用6个人头殉葬

一个聚落见证良渚文化的兴衰

蒋家舍遗址船型棺有很多座,其中158号墓特别引人注目,与其他墓主直接下葬相比堪称豪华。它是用一根非常粗的木头掏凿而成的船型棺材,其长度3.2米,宽度1.47米,墓主人是位成年男子,他的侧门齿在大汶口文化中的成年礼中被连根拔掉,显然是一个中原大汶口文化的人,至今有些少数民族地区还保持着这样的风俗习惯。令人震惊的是:棺首摆着2个人头,棺尾摆着4个人头,其中一个被砍下了天灵盖,可想而知,当时的战争是多么的残忍。此外,在棺木的右下角墓主的腿边,躺着一具女性骸骨,但她在下葬时就没有了脑袋。用六个人头作殉葬的墓主人身份是非常高贵的,但如此高贵、富有、立下赫赫战功部落首领的高等级墓葬中,却没有人们想象中要出现过良渚特有的玉璧和玉琮等大量随葬品,而是留下一个一具像二次墓葬骨架凌乱场面,我们不难想象这是一位中原大汶口文化时期的立过无数次战功的边塞大将在一次与良渚人的征战中不幸身亡,随葬品极为丰富,可能在死后的时间不长的时候身边的随葬品被后来知情的叛军首领或者战胜的良渚人全部掠夺而走。

6165金沙总站 , 站在3、400平方米的墓葬区前,令人震撼的场景:一座座墓葬东西向密集排列,有些地方一层叠压一层,最多的四层,很多墓主骨架完整,头东脚西,男性身边陪葬了石锛、石斧、网坠,还有代表权力和地位的玉璧、玉琮、玉瑗,女性身边则放着玉镯、纺线用的陶纺轮。随葬品较多的是140号墓穴,墓主是位男性,尸骨完整。墓主左手和脚下有4个石钺,右手边摆的是石锛,左下巴处还有一只玉挂件,玉挂件5厘米长,筷子粗细。考古队员甘恢元说,石钺是部族军队首领所使用的一种兵器,墓主生前可能拥有军权。

蒋庄良渚人的生产力

本文由6165金沙总站发布于考古知识,转载请注明出处:良渚文化的墓葬群惊现江西兴化,良渚文化

关键词: 6165金沙总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