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6165金沙总站 > 考古知识 > 探寻古蜀文明密码,大展中寻找古蜀文明

探寻古蜀文明密码,大展中寻找古蜀文明

文章作者:考古知识 上传时间:2019-11-14

太阳神鸟金箔片 此次未展 图片来自网络

发布时间: 2018/8/15 0:09:44 被阅览数: 次 双目突出的青铜人头像、流光溢彩的金面罩、太阳神鸟金箔片……走进国博近日举办的“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出土自三星堆和金沙村遗址等地的数百件文物,呈现出了一段璀璨的古蜀文明。 仔细观察,不难发现,三星堆和金沙村遗址出土的文物之间有着各种关联。那么,三星堆文化是如何兴起和衰落的?在走向以金沙遗址为核心的十二桥文化的过程中又发生了什么? 辫发或笄发背后暗藏玄机? 对现代人来说,剪什么样的头发全凭个人喜好。在古蜀国,可不是这样。发型也是身份地位的象征。 考古发现,从发式来看,三星堆器物坑的铜人头像有两类:脑后梳着一条辫子的辫发;头上梳扎发髻并用发笄将其固定的笄发。 “他们代表了三星堆王国统治阶级的两个不同族群。‘辫发’族群主世俗事务,‘笄发’族群主祭祀。”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孙华介绍道。 到了金沙村遗址,则变成了“辫发”族群来从事宗教祭祀活动。此外,金沙村铜人既做出进行宗教礼仪的模样,还插一柄短杖在腰间,显示出多重职能。 孙华推断,在三星堆古代国家的晚期,该国上层社会执掌权力的两个族群出现了权力分配失衡的现象。 掌管宗教祭祀的以“笄发”为特征的少数族群开始强化权力,将绝大多数财富都集中到了他们掌管的神庙中,用这些财富制作了巨大的青铜神像和服役于神的青铜人和动物形象等。 受到“笄发”族群排挤的人数占优势的“辫发”族群,为了维护其地位,通过他们在行政军事和外交方面的资源,积聚了足以与“笄发”族群抗衡的力量,最终战胜或清除了“笄发”族群。 “在这场激烈的冲突中,三星堆城中被‘笄发’族群控制的神庙被有意或无意地破坏。冲突结束后,三星堆城可能变为废墟,获胜的‘辫发’族群及其同盟转移到附近的成都金沙村等地。”孙华说。 三星堆遗址古人来自何方? 造出三星堆城的古人来自哪里,这也是大家一直非常感兴趣的话题。 孙华认为,三星堆遗址人群主要来自当地新石器时代宝墩村文化的族群,后者是早期从黄河上游—川西北高原迁移过来的族群。另外,还有来自黄河和长江中下游地区的族群。是否还有来自更远地区的人群?现在还没有直接的证据。 此外,在孙华看来,三星堆文化的人群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来源,那就是陕西的关中地区及陕北地区。在该地区发现的西安高陵区杨官寨遗址和神木县石峁遗址,都有与三星堆文化相似的人面和眼睛的形象。 其中,石峁遗址的石墙上隔几米就装饰有菱形的石雕眼睛图案,与三星堆器物坑发现的可能是钉在墙上的铜眼晴,有着同样的意趣。“神木石峁遗址时期略早于三星堆,杨官寨遗址就更早了。这也说明,一些文化和器物形象并非是凭空产生的,可能有其渊源。”孙华指出。唐婷 来源:科技日报 编辑:秋痕

1980年,四川省新都县马家公社出土一座战国木椁墓,此墓发现时虽已盗掘一空,但所幸盗墓者技艺未修炼到家,不知此墓木椁垫木之下尚有腰坑。腰坑中尚留有青铜器188件。这等数量,配上墓葬规模,学界一般认为此墓墓主当为蜀地之王或最高代表,亦有学者更进一步,根据此墓年代,结合文献证据,推测墓主为蜀王开明氏。不管真相如何,此时此地此等级别大墓极为难得。此前世人谈及古蜀,仅言三星堆、金沙,鲜将此墓呈现于世人面前。此次国博策展,力图完整勾勒古蜀文明传承,特将此墓出土的众多青铜器精华展出,令人兴奋。

6165金沙总站 1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2005年8月,中国文化遗产标志尘埃落定,出土于成都金沙遗址的太阳神鸟金箔图饰从998件参评作品中脱颖而出。这件直径仅有12.5厘米的圆形金箔片自此成为中华文化的代表。金箔光芒夺目,但它的光源却植根于它所现身的土地。

太阳轮形青铜器 三星堆遗址出土

天上有个太阳,我家有只凤凰

6165金沙总站 ,春秋战国之际,天下群雄并起,逐鹿中原。蜀道虽难,却也无法再置身事外,公元前316年,秦灭巴蜀,从此蜀地的历史正式进入史家的视野。在此之前,金沙之后,一所墓葬中幸存的遗物或可作为这古蜀末世的代表。

乱世蜀地

6165金沙总站 2

一入展厅,便可见到纵目巨耳的三星堆青铜巨像,虽闻名已久,但得睹真颜仍不免震惊。所惊者有二:一惊其面像诡异,二惊其体量巨大。此纵目面像虽在众多图录中屡屡得见,但实物本身的登场,仍能给观者带来视觉与智识的双重冲击。先秦时期如此珍贵的吉金青铜,居然大量耗费在这样一件双目凸出的面像上。这面像究竟代表了谁?又有何功用?铸造这样一件青铜巨像技术难度到底有多大?伴随着内心升腾的种种疑问,对古蜀文明的敬重也油然而生。

别样的眼神,叫人难忘记,但却不足以揭开外星人的全部秘密。此次展览另辟蹊径,用前后可见的独立展柜群,对参展的众多青铜人像进行了全方位展示,不仅让观众有与外星人对视的机会,还意在突出外星人们的背景后脑勺。为什么要特意展示三星堆青铜像的后脑勺呢?根据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孙华教授的最新研究成果,揭开三星堆青铜面像奥妙的关键,不在于千篇一律的容貌,而在于后脑勺上的发型。根据青铜面像的发型,可以把这些三星堆人分为两类,一类人梳辫子,有点像后来的满人,另外一类人则用笄把头发挽起来,有点像汉人。孙华教授认为,发型是区分族群的重要标志,两种发式可能正代表了两种不同的族群。三星堆的器物坑只有两个,而在两个器物坑中,各出一根权杖,一根为龙首杖,一根为鸟首杖。这些情况可能都与三星堆两个族群的情况相对应。

与三星堆人一样,金沙人亦爱大眼,只是眼睛的形状已与三星堆不同。在金沙人微缩的金面具上,眼睛亦是凸出的部分,但椭圆的眼眶与三星堆人的菱形眼眶大相径庭。这或许代表了两代人理想审美的差别,或许陈述着古蜀人种族的更迭,亦或许暗示着古蜀社会权力游戏的结果。时光轮转,至春秋乱世,金沙遗址所代表的十二桥文化亦油尽灯枯,蜀地又会呈现给世人怎样的风采?

展览中展示的一件轮形青铜器,被多数学者推测为太阳的象征,这件器物的五道辐条,或许正象征着太阳的光芒。至于鸟,在三星堆文化中更是屡见不鲜,展览中有一件巨形鸟头,以体量证明了它在古蜀人心中的地位。此次未能展出的三星堆神树,树上栖居众多神鸟,神鸟常被推测为10个太阳的化身,而神树本身亦被视为太阳升起处的扶桑。三星堆太阳与鸟的众多形象,虽然与金沙遗址不尽相同,但内在的联系却一以贯之,为今人展示出古蜀文明发展演变的线索。

青铜巨像 三星堆遗址出土

如万千宠爱的太阳神鸟,内有镂空太阳甩出十二道光芒,外有四鸟护法,这样的造型明确昭示了金沙人对于太阳和鸟的崇拜。而太阳崇拜和鸟崇拜,在三星堆文化中早有渊源。

新都马家木椁墓出土的青铜器种类甚丰,既有鼎、敦、豆、盘等容器,亦有刀、戈、钺、矛等兵器,甚至还有斧、凿等工具。更值得注意的是器物的数量,每种器物皆为五个,似反映了蜀人的数字偏好,亦表明了蜀地王墓的特殊制度。从这些青铜器的形态来看,有些青铜器似来自中原,有些青铜器则反映了楚文化的传统,这样的情况,既出人意料,亦在情理之中。《蜀王本纪》对蜀王开明氏的源流记载荒诞不经,但却早已点明其来自荆楚。神话传说虽不可尽信,但考古发现却足以证明蜀地与邻近的中原、楚地早有联系。四周山地貌似将蜀地围成铁桶一般,但又有什么能阻挡人们交流的渴望呢?

玉琮 金沙遗址出土

辫发头像

原标题:外星人和太阳神鸟串起的神秘古蜀

地点:国家博物馆北9展厅

金面具 金沙遗址出土

本文由6165金沙总站发布于考古知识,转载请注明出处:探寻古蜀文明密码,大展中寻找古蜀文明

关键词: 6165金沙总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