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6165金沙总站 > 考古知识 > 事业的生命力在于创新,江口沉银

事业的生命力在于创新,江口沉银

文章作者:考古知识 上传时间:2019-10-17

3月的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发掘如火如荼。这个在国内创下首次采用围堰进行水下考古等多项率先的考古项目,令来自全国各地考古所的专家们震撼。图片 1彭山江口沉银水下考古发掘现场。 江口沉银遗址考古项目通过创新挖到了“宝贝”,令业外人士称奇。其实在全国考古圈,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以下简称“省考古院”)的创新,近年来从未停下过脚步,并且声名远扬—— 率先在全国设立公共考古中心; 率先在全国走出国门进行国外考古; 率先在全国开办虚拟考古体验馆…… 在省考古院的考古人看来,事业的生命力就在于创新。传统意义上的考古,往往停留在考古发掘、遗址调查、文物整理、发表报告的层面,但省考古院在研究、管理、技术等领域全面创新,大大拓展了考古外延。 创新首先抓人才 在国内考古界,公认的考古富矿在陕西、河南等地。地处西南的省考古院,要和考古大省比拼重大考古发现,显然不太现实。考古资源存在“短板”,怎么补?只有创新。 创新需要人才支撑。省考古院选择向名校学生抛出橄榄枝。拼工资待遇?比不过北上广,省考古院创新地选择了“演讲”招人新模式。2010年,北京大学。省考古院院长上台只讲了一分钟开场白,然后把他带去的4个年轻人推上了讲台。他说:“我一个半小时后来领人,你们问他们,这个单位来不来得!”被他推上台的年轻人,一个是全国出版田野考古相关报告的金国林,一个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论坛的主讲人刘志岩,另外还有分别毕业于北京大学的万娇和吉林大学毕业的陈苇。他们的任务,是告诉学生自己在四川省考古院有没有事业可干。 参与江口沉银发掘主要工作的李飞,当时已经毕业进入万科工作,薪资丰厚。但是他的老师赵化成听了演讲后,主动告诉他这个消息。在赵化成看来,四川省考古院是一个干事业的地方。 冉宏林,当时正是演讲台下的学生观众之一。演讲结束,小伙子成为5个来蓉工作的北大学生之一。 在国内众多高校的创新主题演讲中,很多学生对这个地处西南地区的考古院产生了兴趣。图片 2虚拟考古体验馆,市民感受虚拟参观考古工地。 创新抓住时代需要 很少有人知道,今天已呈燎原之势的国外考古,竟然最早就发端于四川省考古院。2005年,当四川省考古院相关负责人从越南学者处看到与三星堆出土的宝剑形玉牙璋相似的文物后,毅然联合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组织了越南义立遗址发掘。“我们有技术、有人才,在国外考古有保障。”这是新中国成立后我国首次在东南亚进行考古发掘,在中国考古学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很少有人知道,今天热门的公众考古,领头的也是四川省考古院。“考古不应该只局限在圈内,更应该让公众了解,最终主动参与到文物的保护中来。”2006年,省考古院在全国率先成立公众考古中心,开展了“三星堆进校园”等公益讲座。在省图书馆以及全国高校举行的考古学术讲座坚持至今,几乎场场爆满。去年,首届中国考古学大会举行,省考古院“虚拟考古体验馆”和“全国系列公共考古论坛”两个项目获得金镈奖。 要跻身全国考古第一方阵,走传统的路子很难,惟有抓住时代需要,才能拓展事业领域,摘下新的果实。 虚拟考古体验馆,同样在国内属于首创。2013年,全国首家虚拟考古体验馆——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虚拟考古体验馆在省考古院门口一片金贵的“铺面房”开馆。在这里,公众可以通过体感技术沉浸式“参观”考古现场和展览,还可以参与文物复原等游戏,全面感受考古的魅力。体验馆免费开放以后,受到公众热烈追捧。 虚拟考古体验馆开放的文物医院同样也让人觉得新鲜:文保人员现场修复文物,让人好奇“文物也有生命,同样需要医治”。图片 3考古专家考察渠县汉阙。 创新结出丰硕成果 创新绝不只是玩花架子。省考古院从来没有丢下看家本领——考古,并且在近年做出了一系列颇有成效的工作。 如果从公众最感兴趣的江口沉银遗址考古讲起,大家或许会有更加直观的认识。 彭山江口,遗址保护范围大约100万平方米。根据前期勘探,沉银几乎全部落在江底数米淤泥下的石缝之中。江水滔滔,水底情况复杂,视线不清,要采用海上沉船那种潜水式的水下考古,事倍功半。怎么办?经过与相关专业人员的论证,省考古院最终在国内首创了围堰水下考古新模式。江口沉银遗址首期发掘,出水文物超过3万件,绝对是水到渠成。 这样的创新,在省考古院还有很多。为保护文物,考古并不提倡主动发掘,但这并不妨碍省考古院展开考古调查的创新。2005年,省考古院成立了全国第一个考古探险中心“西部考古探险中心”,此后组织专家开展了十次卓有成效的大跨度考古探险。如今,这种考古探险有了另一个说法:文化线路考察。10多年来,省考古院总行程5万公里,拓展了考古研究新领域,开创了文物资源保护利用的新模式,在全国起到了示范作用。蜀道、唐蕃古道等线路的考古调查,均推出了详尽的考古报告。 最近几年,省考古院配合国家大型基建项目的考古调查与发掘也频出大手笔,乌东德、向家坝等的考古发掘面积均达数万平方米。此外,成南、西成、兰渝成贵等高速公路、铁路沿线的考古项目,不仅抢救保护了文物,也为我省经济建设作出了积极贡献。 在“科研兴院”“人才强院”的政策指引下,这个只有80多人的团队,学术成果有目共睹。拥有硕士以上学历的29人;是全国不多的获得“博士后创新实践基地”授牌的省级考古机构。出版考古发掘、石窟寺、古建筑等专著40多部,发表了学术论文上千篇。 2017年,省考古院又将展开古蜀文明探源研究工作,古蜀文明的面纱或将随着考古人的努力逐步被掀开。图片 4考古专家进行荔枝道线路调查。 ◎考古大事记 回首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创立至今,尤其最近几年,成绩亮眼: 独立获得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6项:忠县中坝遗址、四川南宋安丙家族墓地安丙墓、四川绵竹城关镇剑南春酒坊遗址、四川宜宾石柱地遗址、四川金川刘家寨新石器时代遗址、四川石渠吐蕃时代石刻。 助力中国世界遗产预备名录申报:扎实考古,为“五粮液为代表的六大白酒作坊”“藏羌碉楼”“茶马古道”“三星堆-金沙”纳入中国世界遗产预备名录提供了丰富的材料。 灾后文物重建:“5·12”汶川特大地震恢复重建中,负责了“汶川特大地震遗址选址”“地震遗址博物馆规划”“地震文物征集”等工作。 助力大遗址申报:城坝、罗家坝遗址的考古发掘,已助其位列国家大遗址名录。 文化线路考察:完成蜀道、唐蕃古道等线路考古调查。目前,蜀道已被列入世界遗产预备名录。 (高雯 图片由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提供 原文刊于:《四川日报》2017年5月25日第16版)责编:韩翰

9月26日,“江口沉银——四川彭山江口古战场遗址考古成果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以下简称“国博”)落下帷幕。3个月里,大展吸引了无数观众慕名前往。永昌大元帅金印、蜀王金宝、“西王赏功”金银币等精美文物,让人大开眼界。江口沉银的国博首秀,也是国博全国考古发现系列展的首个展览。展览引来业界盛赞:江口沉银考古成果展无论是学术价值还是公众关注程度,都当得起在国博亮相。

在第二届中国考古学大会即将在成都召开之际,江口沉银考古成果展也将于10月21日亮相四川博物院。回首江口沉银从民间传说到被科学考古证实的历程,不难发现此次发掘完成了一次全新的考古探索与挑战,它再一次让人们相信:传说与历史之间,也许仅仅只隔了一次考古。

一次很“燃”的展览 数万观众争睹风采

6月26日,江口沉银——四川彭山江口古战场遗址考古成果展在国博盛大开启。这是江口古战场遗址考古成果第一次完整呈现在全国观众面前。在此之前,江口沉银项目刚刚获得2017年度的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当文物揭开神秘面纱,人们为之久久驻足。这次展览,从江口沉银两次考古发掘出水的4万多件文物中精选出了500件文物,价值连城,全方位展示了彭山江口古战场遗址考古成果。现场,不时有人惊叹,“一直以为张献忠藏宝是民间传说,没想到居然就被考古专家们证实了!”

这正是江口沉银考古项目令人钦佩之处。在大家都把江口沉银当成传说的时候,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以下简称“省考古院”)却根据彭山江口近年连续出水的零星文物和相关史料记载,大胆求证、严谨论证、科学发掘。

“石牛对石虎,金银万万五。谁人识得破,买尽成都府。”300多年来在成都平原广为流传的张献忠千船沉银的民谣,并非虚言。

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赵世瑜曾在国博参观展览时点赞,“事实证明:一个微小的切口同样可以引出重大发现。江口沉银考古发掘弥补了文献的缺失。尤其是发掘出水的大量银锭,对于了解明代财政史及明代中后期的财政制度变革非常重要。”而曾主持殷墟发掘的著名考古学者唐际根,则对四川将考古成果及时面向公众展出十分赞赏,“这次发掘及展览,将进一步提升四川的知名度和旅游目的地的吸引力。”

此次展览,还是作为中国最高历史文化艺术殿堂的国博主动发出的邀请。今年3月,国博副馆长谢小铨专门赴江口考古发掘现场考察。3月下旬,省文化厅主要负责人在国博与国博馆长王春法不到半小时的会谈就敲定展览事宜,江口沉银也由此成为国博全国考古发现系列展的首展。

一次很“炫”的发掘 完成全新的考古探索

江口沉银考古发掘,对公众而言可能更关心出水了多少宝藏。但对考古人员而言,却在于如何运用科学的方法、理论、手段进行考古。

这是一次全新的考古探索和挑战。

它不仅是四川省内首次水下考古发掘,也是国内首次内水区域水下考古发掘。首创的围堰水下考古的全新模式、发掘过程中运用大量科技手段,为今后滩涂考古浅水埋藏遗址的发掘提供了工作式范和借鉴经验。

考古发掘前的准备工作十分扎实——先做陆地调查了解遗址范围和文物分布规律,再联合电子科技大学等单位进行水面探测。

内水区域考古没有范例,水下文物的埋藏情况比陆地更为复杂。于是用电阻率成像法等多种高科技手段寻找文物富集区,再围堰抽水。在岷江枯水期的围堰区,6台大功率抽水机昼夜不停排掉积水,场面浩大。

这是一次很“炫”的考古。江口遗址考古发掘是一次传统考古发掘与高科技技术手段的结合。在前期准备、发掘过程、后期整理等工作阶段,使用了地球物理勘探技术等大量科技手段,保证了考古工作科学、有效地进行,是新技术运用于考古工作的一次积极实践。

磁法勘探,可以用来配合确定遗址具体范围。

探地雷达,可以推断出地下介质的空间位置结构、形态和埋藏深度。

正是因为先进技术的运用,让深埋江底的文物无所遁形。

即使在考古清理阶段,他们也花了不少心思,采用了机械配合人工的方式加快清理速度。根据前期出水的文物具体情况,省考古院还有针对性地制定金银铜铁木等不同材质的文物保护方案。考古发掘现场有专门文保人员,并配备文物移动医院。

连续两期的考古发掘,4万多件文物成功出水。此次发掘,成功破解了江口沉银的历史之谜,为研究明代中晚期政治、军事、社会生活等提供了大量珍贵的资料,成为本世纪明清史领域的重大考古发现,也当之无愧成为2017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

本文由6165金沙总站发布于考古知识,转载请注明出处:事业的生命力在于创新,江口沉银

关键词: 6165金沙总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