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6165金沙总站 > 6165金沙总站 > 四渡赤水战役简介四渡赤水的过程如何评价四渡

四渡赤水战役简介四渡赤水的过程如何评价四渡

文章作者:6165金沙总站 上传时间:2019-10-26

内容摘要:1935年 1月下旬,红军抵达土城地区,但川军先于红军进入赤水城,红军北进遇阻追兵又至,毛泽东遂决定在土城镇西北青杠坡打一场阻击战,以消灭尾追之敌。蒋介石在南京得知遵义、娄山关、桐梓再度失守,顿感蒙羞,遂飞抵重庆亲自督战剿灭红军,制定以堡垒推进与重点进攻相结合的战法,企图聚歼红军于乌江以西、川黔大道以东地区。这些交织景观构成四渡赤水时期红军行军作战的大背景,悲壮凝重的笔调衬托出红军险处求生的壮烈意味,刻画出红军不辞辛劳的战斗意志以及不畏艰辛的英雄气概。”红军四渡赤水期间,令人眼花缭乱的战略决策变化,皆缘自党和红军摈弃“左”倾思想束缚后开启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缘自毛泽东“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的灵活战术原则。

四渡赤水战役简介:四渡赤水的战役过程是怎样的?如何评价四渡赤水?本文这就为你介绍:

关键词:红军;赤水;毛泽东;娄山关;迈步;西风;雄关漫道;主力;战场;沿江

四渡赤水战役简介

作者简介: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央红军长征中,在贵州、四川、云南3省交界的赤水河流域同国民党军进行的运动战战役。

  “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忆秦娥·娄山关》)

图片 1

  四渡赤水是“毛泽东用兵真如神”的光辉典范,党史军史专家称此时的红军将士是绝地求生的“火中凤凰”。1960年,毛泽东在会见英国陆军元帅、二战名将蒙哥马利时,把四渡赤水看作是自己军事生涯中的“得意之笔”。《忆秦娥·娄山关》是毛泽东指挥中央红军四渡赤水期间的代表诗作,品读这首词,其中蕴含的独特战场环境和壮怀激烈的革命情怀,虽跨越80余年的时空,依旧能让我们感受到旷世不朽的豪情。

四渡赤水战役是遵义会议之后,中央红军在长征途中,处于国民党几十万重兵围追堵截的艰险条件下,进行的一次决定性运动战战役。

  遵义会议时,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确定红军新的方向是北渡长江,在成都西南或西北建立苏区根据地。蒋介石纠集约40万兵力向遵义地区进逼,企图围歼中央红军于川黔边境地区。1935年1月下旬,红军抵达土城地区,但川军先于红军进入赤水城,红军北进遇阻追兵又至,毛泽东遂决定在土城镇西北青杠坡打一场阻击战,以消灭尾追之敌。此役是遵义会议后毛泽东“出山”后的第一仗。28日清晨,战斗打响,敌人一度进逼到红军军委指挥部前沿,中革军委主席朱德亲临火线指挥,但依旧战局危殆。当晚,毛泽东在紧急会议上严肃指出,必须放弃北渡长江计划,西渡赤水河,寻机从宜宾以西地区北渡金沙江,向川西地区进军。毛泽东的果断决策使红军避免了拼消耗带来的重大伤亡。1月29日,中央红军向西一渡赤水,由此拉开四渡赤水之战的序幕。

在毛泽东主席、周、朱等指挥下,中央红军采取高度机动的运动战方针,纵横驰骋于川黔滇边境广大地区,积极寻找战机,有效地调动和歼灭敌人,彻底粉碎了蒋介石等反动派企图围歼红军于川黔滇边境的狂妄计划,红军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

  红军以新的战斗姿态出现在川南时,蒋介石调集重兵沿江防堵,并沿江赶筑工事,构筑碉堡加强沿岸防务。中共中央、中革军委按照毛泽东的意见,决定暂缓执行北渡长江计划,改为在川黔滇三省边界地区实行高度灵活的机动作战。当尾随中央红军的国民党军纷纷西渡赤水河,造成黔北地区兵力空虚之际,毛泽东当机立断,命令中央红军向东二渡赤水,出敌不意,由西向东,由北向南,横扫1100里,毙伤敌2400余人,俘敌3000余人,取得长征以来第一次重大胜利。毛泽东获悉红军占领娄山关夺取遵义在望后,挥毫写下著名的《忆秦娥·娄山关》。

毛泽东指挥中央红军三个月的时间六次穿越三条河流,转战川贵滇三省,巧妙地穿插于国民党军重兵集团围剿之间,不断创造战机,在运动中大量歼灭敌人,牢牢地掌握战场的主动权,取得了红军长征史上以少胜多,变被动为主动的光辉战例。

  蒋介石在南京得知遵义、娄山关、桐梓再度失守,顿感蒙羞,遂飞抵重庆亲自督战剿灭红军,制定以堡垒推进与重点进攻相结合的战法,企图聚歼红军于乌江以西、川黔大道以东地区。毛泽东将计就计,寻敌主力出击,3月15日下午,红军对鲁班场之敌发起总攻,因敌龟缩在碉堡里红军“啃不动”而失利。16日,中央红军按照毛泽东的指示,由茅台地区向西三渡赤水,并采取白天渡河的办法,故意虚张声势,佯作北渡长江,迫使敌人重新调整部署,西渡赤水进行追击。

四渡赤水的历史背景

中央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于1934年10月,被迫撤出中央革命根据地,开始了大规模的战略转移。

长征初期,由于博古"左"倾教条主义的领导者实行逃跑主义,使中央红军在“湘江之战”后,从八万多人减少到只有三万多人。

当时的红军实际指挥德国顾问李德又不顾敌人调集40多万的围堵,仍把希望寄托在与红2、6军团的会合上,坚持按原计划向湘西前进,使红军处于覆灭的险境。

在此危急关头,毛泽东主席力主摆脱敌人主力,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前进,以争取主动。这个主张得到了中央军委大多数同志的赞同。

1935年1月7日,红军一举攻克黔北重镇遵义城,召开具有转折历史意义的“遵义会议”,结束了王明的“左”倾教条主义在中央的统治,由毛泽东辅助周恩来指挥军事,后期改为由毛泽东负责指挥军事,打开了中国革命的新局面。

中央红军突破乌江,进占遵义城。蒋介石等人大为震惊,急调其嫡系部队和川黔滇四省的兵力及广西军队一部,共约150余个团,从四面八方向遵义地区进逼包围。

为摆脱这种险境,党中央决定,率师北渡长江,前出川南,与活动在川、陕革命根据地的红4方面军会合,开创川西或川西北革命根据地。

四渡赤水战役经过

四渡赤水之战,是中央红军在川黔滇边地区进行的一次出色的运动战。

在这次作战中,毛泽东充分利用敌人的矛盾,灵活地变换作战方向,指挥红军纵横驰骋于川黔滇边界地区,巧妙地穿插于敌人重兵集团之间,调动和迷惑敌人。

当发现敌人的弱点时,立即抓住有利战机,集中兵力,歼敌一部,牢牢地掌握战场的主动权,从而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成为战争史上以少胜多、变被动为主动的光辉范例。

图片 2

一渡赤水

遵义会议后,中革军委向各军团首长下达了《渡江作战计划》,拟定:中央红军各部进至赤水、土城附近地域后,分3路纵队由宜间的蓝田坝、大渡口、江安一线北渡长江。

1935年1月上旬,中央红军长征到达贵州遵义地区。15~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遵义召开扩大会议,纠正了王明“左”倾冒险主义在军事上的错误,在实际上确立了毛泽东在红军和中共中央的领导地位。

这时,蒋介石为阻止中央红军北进四川同红四方面军会台或东入湖南同红2、红6军团会台,围歼中央红军于乌江西北的川黔边境地区,调集其嫡系薛岳兵团和黔军全部,滇军主力和四川、湖南、广西的军队各一部,向遵义地区进逼。

1月中旬,薛岳兵团的2个纵队8个师尾追红军进入贵州,集结于贵阳、息烽、清镇等地,先头已进至乌江南岸;黔军以2个师担任黔北各县城守备,以3个师分向湄潭及遵义以南的刀靶水,滥板凳进攻。

川军14个旅分路向川南集中,其中2个旅已进至松坎以北的川黔边境;湘军4个师位于湘川黔边境的酉阳至铜仁一线构筑碉堡,防堵红军东进;滇军3个旅正由云南宣威向贵州毕节开进;桂军2个师已进至贵州独山,都匀一线。

本文由6165金沙总站发布于6165金沙总站,转载请注明出处:四渡赤水战役简介四渡赤水的过程如何评价四渡

关键词: 6165金沙总站